当前位置: 主页 > 乡村文学 >

医生不要嗯啊哦很爽 宝贝乖不哭再要一次就好了/终.

时间:2020年09月28日    作者:柳飞絮
当夏宇用着不置信、期待、激动、困惑、愧疚...甚至是小心翼翼的语气念出『烟』这个音节时,他的心伴着恳求,恳求这不是他的南柯一梦。“烟?”“真的是烟?!”...

“...烟?”

没有人会想到事情就这么巧,有点『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夸张。

当夏宇用着不置信、期待、激动、困惑、愧疚...甚至是小心翼翼的语气念出『烟』这个音节时,他的心伴着恳求,恳求这不是他的南柯一梦。

“烟?”

“真的是烟?!”

“烟!!!!我们刚说要集体出动找你耶!哈哈,你就回来了!”夏美双眼一亮,接着蹦到烟面前,一边顶着机车笑一边拍着烟的肩膀,“嘿嘿,该不会是被势力鬼的情歌给...呀咔咔咔咔~!”

不着边际的推开挡路的夏美,烟的嘴角挂着的是极具嘲讽的讥笑。

“我,不是来和你们讲和的。”

“烟~呵呵,你...在说什么?Pleaserepeat?”夏雄的表情,可远没有她的语气轻松。

“我说夏女啊~你该不会王八灸舞一样小肚鸡肠哦?”achord伸手在烟的面前甩了甩,“记仇不是你的风格耶~!”

“烟,我们不应该怀疑你。”夏天站出来,代表所有人说出心底的歉意,“回来好吗?”

“烟,关心则乱。你也知道不是吗?”寒继续道,“越是在乎,越是重要的,就越是容易被迷惑。”

“就算...你们在集体忏悔自己的愚蠢,那又怎么样?”穿过所有人,烟的视线定格在最后面的夏宇身上,“那又...怎么样。”

“额...好了好了。哈~烟啊~嗯。这个老屁股...还真是离不开你坐镇耶!回来,回来就好。”叶思仁充当的和事佬,并没有他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管用。

烟继续笑着,很有距离的笑容。

“死人...死人!”夏雄看着烟,心里一阵阵的慌乱,连忙压低音量咬牙切齿紧张招呼叶思仁回到自己身边,“快给我滚回来!!!叶思仁!!!你死人啊!!!”

“烟!”兰陵王一个箭步挡在叶思仁前面和烟对视,“你...怎么了?”

“兰·陵·王。”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眼前人的名字,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啊~哈!不好意思了涅!打扰一下下哦~!”夏流双手往背后一晃,克魔跋被带了出来,敲了一下——『哐嚓』,“本人不才哦~!有什么意图请明示。”

“意图?”烟耸了肩膀,并不在意,“我是来借东西的。”

“借?”

“借。”烟依次扫视众人,“阿公的克魔跋、兰陵王的拦灵斩、雄哥的麒麟手、achord的鬼战音叉、寒的惊雷鼓棒,夏天的铁克无极,还有...修的神风鎞克。以及,风、雨、雷、电,四项原位异能。”

众人的脸色,瞬间铁青。烟所要的东西,是异能行者的另一种生命。

“你!”夏雄诧异的接不上话。

“很贪心涅!”夏流只能开口补充。

“我?”烟扬了扬手,“我给你们三天时间。是你们自己乖乖的上交,还是要我靠武力蛮取...呵呵。”

“夏女,我看你是脑袋秀逗了吧?”achord的言语间,不再是往日玩世不恭的调侃。

“烟,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兰陵王退后几步,像是要和眼前人划清界限。

“我知道。”烟的眼睛黯淡了一瞬,知道...当然知道,“我们不再是『朋友』了。”

“出于真心吗?”寒举起扣有止战环的手,“我们永不言战的,你忘记了吗?”

“烟!!!你是被气晕了吗?!我已经帮你骂过他们所有人了啊!!!”就连夏美,也闻到了危险的气息,真实、难以被掩盖的血腥。

“被威胁?还是有什么软肋被那个魔尊抓住了?”夏天仍旧在努力着,“我们是一家人,我们可以帮...”

“够了。”烟的情绪没有丝毫的波澜,比起面前的众人,她显得从容的多,“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受雇于任何人。就算是狄阿波罗魔尊,也无法左右我的一切。”

“那是为什么?”

轻轻的五个字,从那个人的嘴里落出来,却成功的震痛了烟的耳膜。

夏宇。

“不为什么。”抬头看着愈行愈进的身影,烟的倔强...因为那个身影的主人的倔强,“我就是想要。”

“那么,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夏宇直视烟的眼底,那里面没有了过去的清澈,不再是一望到底的爱意,“取吧。”

瞪大了眼,烟看到了雾气,不知是自己眼里的、还是夏宇眼里的。

面对面,只容许对方听到的音量,在两人之间徘徊。

“...为什么要和我一起耍小孩子脾气呢?”

“你知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即使,是任性。”

“这不是『伟大』。”

“对。我就是这么傻,傻到被忽视,被算计,被删除记忆,却还是固执的要和某个人在一起。今天,被伤了心的人,不只是你。”

“回不来了。我说过的,我走远了。”

“小路痴迷路的话,就站在原地不要动。我会找到你,然后带你回家。”

“有些事,经不起再一次。...经不起。”

“我们...说好的幸福呢?”

说好的幸福...飞远了呢。

真的像是一阵烟,散去了,不留一丝的痕迹,也抓不住挽留。

烟,真应了她的名字,凭空的,就这么不见了。

夏宇伸在半空中的手,慢慢握成拳头。刘海遮住了他的脸,看不见表情。

“三天后,你们可以去郊外找她。”琀站在门口,传达烟的留言,“当然,如果你们不去,她也会自己找上门来。”

“既然你已经脱离魔道,为何还要帮着她?”夏流并没有收起克魔跋。

“老爷子,有些事情并不是用黑白就可以概括的。”琀看向叶思仁,“就像他一样,虽然你嘴上不承认,你的心,不还是接受了他的存在么?这...不光是因为你的女儿,或是你的孙儿们吧?”

“我是老年痴呆!不是老年糊涂!!!吼~!你以为我真不懂哦?”

“那不就结了。”琀转身,准备离开,“如果她真的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也许...也只有我,才能让她死的更快一点。”

===============================三天后===================================

远离城市的郊外,尘土飞扬。

“是这里吗?”夏美一边抓着头发,一边原地转圈,“超级荒凉的耶!哎~老母达令啊~哎哎!”

“哎哎哎!哎你个魂啊哎!!!!”夏雄一把拽住夏美的耳朵,往叶思仁的方向一甩,“叶死人!!!看好你女儿别给我乱跑!!!”

“哦哦哦!是!好!知道!雄!”叶思仁连忙接过夏美往另一边退。

“唉~早就叫别带他们来了哦!等会儿要开打涅!还得分神照顾他们哦!”夏流撇了撇嘴,“不过涅~还算那个死人头有良心哦!知道说什么一家人涅,要死也死在一起涅!吼哟~听的我心里暖涅涅呐!”

“阿公,不会有事的啦。”寒安慰着夏流,“说不定,我们还能把烟带回来。”

“是啊,阿公。毕竟烟...我相信她。”夏天嘴上说着,眼睛望向夏宇。

独自一人站在最前面,夏宇总是这样。他是家里的老大,他的肩膀从小就承受着太多的压力。他已经学不会向别人诉说自己的内心,所有的事情,他默默的都自己扛着的事情。但是夏天看得懂,他们是兄弟,他们的血管里流淌着的是相同的红色。

“不只是你哦。也许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比你更痛苦。”achord搭着修的肩膀,指了指夏宇。

“......”修不语,他和夏宇两个人...的确有着似或不似的痛。

“她来了...”兰陵王的话,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一起。

“很准时啊~”烟站在高处的岩石上,俯视。

“夏女,你单身前来,不怕我们摆『鸿门宴』哦?”achord往前站了一步,亮出手中的鬼战音叉。

“烟,有什么事,我们可以一起承担。”修的指尖,捏着的是他的神风鎞克。

“......回来我们这里。”兰陵王默默的将拦灵斩握在手心。

“孩子,回来吧。”夏雄戴有麒麟手套的手,始终垂在身侧。

“烟,如果你想唱歌,我可以把铁克无极借你弹。放心啦,有我在,它不会迷惑你的。”夏天的胸前,挂着铁克无极,白色的。

『哐嚓』!——是夏流敲响克魔跋的声音。

“嘿嘿~!想打架哦!给你V·I·P会员价涅!请选择单挑还是群殴?单挑涅~~~你一个人挑我们一群人;群殴哦~~~我们一群人殴你一个人!”

『嘎嘎嘎嘎嘎嘎...嘎』——乌鸦飞过众人头顶。

“呵呵,真不愧是阿公。这种时候还说得出这么冷笑话。”烟歪着头,看向寒,“寒,你为什么不拿出自己的护身兵器呢?”

“......我...”寒咬着嘴唇,摇摇头。

“在意这个?”桎梏在烟手腕处的止战环,与寒的产生共鸣,“碍事的东西。”

“不要!!!”

在寒出声制止的同时,烟握紧拳头,手臂内的异能瞬间散出体外,将止战环震了个粉碎。

一阵零碎的金属掉落声,在两处同时响起,交相呼应一般。

“这样的话,应该没有什么可以抑制你血液里根深蒂固的仇恨了吧?”烟笑着,满是期待。

的确,寒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子,惊雷鼓棒在她双手的掌心旋转出各种好看的花样。

只是,没有下一步的进攻。

“我的鼓棒,不打自己人。”

“呵。”嗤之以鼻,烟失望的皱着眉头,一瞬间闪到寒的面前,“自己人?你是在说我?”

“烟!”

“寒!小心!”

“喂!”

“我说过...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取。”夏宇突然挡在了寒的前面。

“就凭你一个麻瓜?”烟不耐烦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逃避,“走开。”

“夏宇!快让开!”

“势力鬼!!!你找死吗!你怎么可能打得过烟!!!”

“小宇!回来!!!”

“烟,迷路不可怕,我可以找到你,然后带你回家。”夏宇抓住烟的手臂。

又是这句话,上次也是。差点,烟就动摇了。

“回来。我知道,你懂我的意思。”

“你的烟...已经死了。在时空之门的前面,被你们一起冤死了。。。”烟扬手甩掉夏宇的牵制,另一只手,掌心朝向夏宇,一股气流将夏宇弹去很远,“不要再叫错名字了。我叫翾。飞翔的那个『翾』。”

“夏宇!”

“老哥!”

“势力鬼!你没事吧!”

眼泪的存在,是为了证明悲伤不是一场幻觉。

曾经为了你,我流了多少的泪;而你,又为了我流了多少的泪。

你不该记起这一切,我不该妄想再和你在一起而挣扎着又活了下来。

痛苦本来就是清醒的人才能拥有的享受。

我一直清醒。

你却偏偏要和我一起清醒。

夏宇,这是我最后一次任性,就当是你最后一次宠我。

“我答应你...只要最后我还活着,我就回来。”

烟只是动了动唇,没有发出声音。远远的,夏宇艰难的撑着自己的身体,一字一字,看进心底。

稍纵即逝的恍惚,转而烟的眼神已经被满满的戾气所取代。

“吼!她连势力鬼都打!她一定是被操纵意识了啦!!!”夏美指着烟大叫。

“寒!危险!”不是修的动作慢了一步,而是烟出手太快了。

“烟!”避开夏天所弹奏的铁克无极迸发出来的琴音,烟的左手狠狠扣住寒的脖子。

“夏天,做不做个交易?哈哈~”烟斜着一边的嘴角,表情狰狞却显得很是兴奋。

“烟!你放了寒!”如果不是有所顾忌,夏天应该早就抓狂了。

“摄心术·乌啦巴哈!放开你的手!”修的咒语紧接着飘了过去,烟轻巧的一抬手,打散了。

“不可能!”achord举起鬼战音叉奋力一敲,还未发散出去的音波,猛然折回,撞向achord的胸口。

『噗~』的一声,血喷洒了出来。这是第一抹血的红。

“achord!”

“achord!!!”

“鬼战音叉。我收下了。”烟笑看achord手中的护身兵器慢慢消失不见了,“下一个...该是惊雷鼓棒了吧?”

“烟!!!”夏天紧握的拳头,青筋暴起,“你...”

“用你的铁克无极,换寒的命?划得来吧?”烟说着,手上的力道又增加了些,寒痛苦的呜咽卡在喉咙口。

“烟!醒过来!醒过来!你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夏雄的麒麟手指向烟,“一号分光套餐——麒麟脉冲光套餐呜拉巴哈!”

“要我说几次你们才懂?...我,一直都很清醒!!!”烟猛的一甩手,一个明晃晃的东西应声飞出!与夏雄的『麒麟脉冲光套餐』撞个正着!夏雄的招式被解除,而烟所掷出的东西也被弹远,卡进了地面里。

“『双月·罗刹』!!!”夏流敲响克魔跋,“镇魔诀——降魔神功之第二诀锶夸浀铁缹(squelcheilv)呜拉巴哈!”

“月影墙!”不紧不慢,烟的面前突然蒙上一层泛着月光的透明墙体,将夏流的镇魔决悉数反击了回去!

“小心!”兰陵王起身一跳,跃到夏流面前,结结实实的挨了镇魔诀。

这是第二抹血的红。

“呵呵,拦灵斩。我也不客气了。”烟收手的同时,手心里闪过电流无数,“电的原位异能,很漂亮。”

“可恶!”夏天再也按耐不住波动了铁克无极,无极音频响彻四周。

“啧啧啧~!这音...太吵了。”烟摇了摇头,“我还以为会是何种威力呢。”

“什么?!”

“不可能!”

烟扮了个无辜,耸耸肩膀。回头将寒手中的鼓棒抽离。

“烟!”修冲上前,释放自己风的原位异能。

“这么大的风...会把我的发型吹乱的。哥哥。”『哥哥』二字,烟念的很重,“摄心术·乌拉巴哈。把神风鎞克和原位异能风,交来。”

“修!!!”没有人会想到结果,这是第三抹血的红。

“嘻嘻。”把玩着手中的鼓棒,烟放开了寒。

寒踉跄后退几步,双手抚着脖子,胸膛起伏,喘气,咳嗽。

“你当初...就是用这双鼓棒打我的吧?然后,害得鬼凤也...”烟回忆过去,“你那句咒语怎么念的?啊啊~!我想起来了!”

“寒!!!小心!”夏天将自身的异能发挥到了极致!

“是这么念的...”烟抬眼,无畏夏天的无极音频,“飞映殇德FHKUNTHUNDER呜拉巴哈!”

这...是今天的第四抹血的红。

“寒!!!”

“惊雷鼓棒,雷的原位异能。”烟满意至极的笑着,“下面,是不是要来点真格的了呢?”

“嘿哟!这个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强涅!!看来我们要联合在一起了涅!!!”夏流招呼夏雄和夏天紧紧的挨在自己身边。

“啊啊~这才像个样子。呵呵。”烟双手合十,复而又慢慢拉开,一柄闪现着月亮光芒的剑幻化而出,“这是我的护身兵器——『月神』!”

“驱魔八诀——降魔神功之第八决与魔共毁诀呜拉巴哈!”

“麒麟脉冲光全家餐呜拉巴哈!”

“铁克无极!”

“月神——阿尔忒密斯守护!”

太过刺眼的冲击,久久的才散去荡漾在四周的沙砾灰尘。能见度恢复了,展现在叶思仁、夏美、夏宇三人眼前的,是倒地的阿公、雄哥和夏天。以及正将三人护身兵器收入囊中的烟。

恐惧顿时冰凉了全身。

烟转过头,『罗刹使者』特有的紫色妖瞳闪耀着可怕的颜色。

“第五、六、七抹血的红。哈哈,时间刚刚好。”烟转过身背对三人,“该到了吧?”

“老...老母达令!!!阿公!!!小哥!!!哼!!!我跟你拼了!!!”

“烟!!!你,你太过份了!!!”

“嗯?”烟眯着眼,侧过头,“你们想当第八、第九?好啊~菲利克斯~!陪他们玩玩。”

“夏美!老爸!不要!”

夏宇毕竟年轻,很快就跑到了叶思仁和夏美的前面,就在凤凰菲利克斯即将扑闪它火焰的翅膀时,最后两个人赶到了。

“时间,刚刚好。”烟的瞳色在阳光的照耀下,透着期待。

“菲利克斯!”琀跳上凤凰的背脊,将它安抚下来。

“九步擒鬼手!!!”盟主灸舞看着遍地的伤员,那一个个都是他的爱将,怎能叫他安定得下来!年轻气盛的冲动,被瞬间挑起!

“不要!灸舞!这是陷阱!”琀出口制止已经晚了,她现在能做的,唯有将伤害降到最低。

琀的『月魂隐』抵上烟的『月神』,避免了灸舞血溅当场,成为今天的第八抹红。

“你的做法,是不是太极端了!”

琀生气了,烟感觉到了,可仍旧嘴角挂着讨抽的笑容。

“我的一贯作风。你知道的。”『月神』忽然化作月光雾气消散,是烟将它收回了掌心。“最后一项...雨的原位异能。呵呵,完美了。”

“你这么做...你有没有想过后果!!!也许你会...!!!”琀没有说下去,只是紧紧的盯着,盯着烟。

“很久没有看到你的『月魂隐』了,刀刃上的幽蓝火焰如果不再燃烧...你也会寂寞的吧?”烟的表情,变得落寞,不再充满杀意,“我不会...让它灭掉的。”

“你还记得...只有信任的伙伴在身边,才能让我的『月魂隐』发挥能力,反之就是废刃。”

“啊~这就是你确定我没死的真正原因?”

“傻瓜!你何必把自己逼上绝路!”

“我...不能看着这个时空毁灭。我不能看着他们用性命冒险。我更不能容忍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耍弄而不报复!!!”烟握紧双手!

“你在外面设置结界。你故意拖延我和灸舞来的时间!”

“算的刚刚好。我的计划很完美吧?”

“笨蛋!”琀抬手想赏烟一个巴掌,可最后还是停在了那里,“你伤害的,不只是他们,还有你自己。最深的,是你自己!!!你让他们血流不尽,那你呢!你告诉我,你的心现在难道就没有和他们一样吗!”

“碎了,早在时空之门的时候就碎了。”烟说的轻描淡写,“没有致命伤,帮我照顾好他们。”

“回来!!!”

“...嗯。我会回来。”烟跳上菲利克斯的背,“活着...回来。”

================================『極』===================================

烟重重的跪倒在地上。

两个膝盖,将地砖砸了个粉碎。

“你以为你真能封印我?!甚至是杀了我?!”狄阿波罗愤怒的咆哮,伴着讥讽!

血...顺着烟的额头挂下。越来越多,模糊了视线。

“今天...的第八抹血的红,是我自己的。...呵呵,哈哈。”

低头,血稠腻的滴答在地面上,积成一堆一堆的。眼角瞥见两个早已断气的冰冷死尸。『炼狱杀手』,我们的帐,算是两清了。就算我死,也有人垫背了。

“知道为什么你聚集了这么多还是打不赢我么?”狄阿波罗低叹,“差一点,差一点你就成功了。”

“差哪一点?”

“你聚集了铁时空和金时空这两大权威时空的所有至高神器,却独独缺了『火』这一项原位异能。”

“不可能!!!”烟伸手摸向自己的左边锁骨,凤凰依旧。

“你以为背负着鬼凤的纹身就拥有了他的异能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烟无语。扬着嘴角,垂下眼泪。

是哭还是笑?...呵呵。

“死吧。”

。。。。。。

死吧。死吧。死吧。

狄阿波罗的声音越来越远,缥缈了。

烟的眼皮重重的,好困。

——『我们...说好的幸福呢?』

夏宇。

我这次真的迷路了,这里很偏僻又冷又黑。

我又好困。你找得到我吗?

夏宇。

我听你的话,不动。我在这里不动。你什么时候来?

......带我回家。

夏宇。

你怎么还没来...

找不到吗?你怎么会找不到我?你说过,无论我在那里都可以找到我的。

夏宇。

我喜欢你,很久了。

等你,也很久了。

可现在,我要离开,比很久很久还要久......了。

------分隔线----------------------------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