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乡村文学 >

我家相爷是佞臣完结 男女主青梅竹马的虐文_一品鬼差

时间:2020年11月22日    作者:莫伟亚
锦衣玉食,众将怜爱,圣贤躬亲,读人上人之书,学人上人之理,外头战火纷飞,谢氏王宫里,身子骨单薄的谢辛能拥着暖炉,避开风雪狂沙安静地细细研读治国之理。后来赏善司无意间提到过谢辛的死法——自杀,服用剧毒七窍流血暴毙。谢必安听着觉得肉痛,问赏善司,说谢辛看起来冷静高傲,怎么会选择走这条路?赏善司说,谢辛死前几年饱受折辱,自尊被粉碎地彻底,唯一想要庇护的胞弟也被仇人残害,他是咽不下...

谢辛是个皇子。

他本该是当皇帝的命,奈何命中出现了一个逆天罡常理之人,此人打乱谢氏之人命格,断龙脉,为自身沿用。

谢辛不过二十来岁就死了。

乱世里,谢辛是被他父亲极为珍视着,小心翼翼地养大的。

锦衣玉食,众将怜爱,圣贤躬亲,读人上人之书,学人上人之理,外头战火纷飞,谢氏王宫里,身子骨单薄的谢辛能拥着暖炉,避开风雪狂沙安静地细细研读治国之理。

后来赏善司无意间提到过谢辛的死法——自杀,服用剧毒七窍流血暴毙。

谢必安听着觉得肉痛,问赏善司,说谢辛看起来冷静高傲,怎么会选择走这条路?

赏善司说,谢辛死前几年饱受折辱,自尊被粉碎地彻底,唯一想要庇护的胞弟也被仇人残害,他是咽不下这口气,却又无法挣脱这人间束缚,才选择服毒自杀的。

“那折辱他的人真是个混账。”谢必安喃喃道。

“是啊,所以冥主说了,三十年为冥界所用,那之后会给谢辛一面黑令旗,准他去人间寻仇。”赏善司眼睛眯成两道月牙,将谢必安今日提成算好,交付。

亡灵若有莫大冤屈,可得冥主赐的黑令旗,去人间名正言顺地复仇。

总体来说,谢必安对谢辛的印象还不错,知书达理温和大度,长得眉目如画的,走到哪都是条风景线。

论美貌,纵观冥界,神荼高傲英俊,孟婆淡漠清雅,屈原绝尘爽利……现在又多个谢辛,眉眼如画气质如玉。

于是,花样美颜团的粉丝们日益壮大,曾经神荼的崇拜者牛头,也开始会对着谢辛发呆了,即使上次还因为视其为物论价而谈而被屈原骂了个狗血淋头,这会儿,已经好了伤疤忘了疼。

如今,无常府的书房里,谢必安在写日记,瞥了一边同在书作的谢辛,只见对方写得一手利落的小楷,突然觉得自己那草棒戳的字有点辣眼睛。

于是,谢必安小心凑到谢辛身边,上下看了那行云流水的字,道:“增设速报司,使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既然就在一个书房当着面写,想来也不是什么需要遮遮挡挡的时,谢必安慢慢读出谢辛所书文章,后者提笔落款,才放好笔直起腰。

“七十二司有所缺陷,遂建议增设三司以完善,这次漏过三一十二个亡魂,也是因为记录审查环节失误。”谢辛细细收拾了桌子上的文房四宝,又将那晾干的折子收好。

“我也耳闻,神荼打算让你暂管这三司。”

“能者多劳,既然是要辅佐,那尽心便是。”收拾好了,谢辛乌沉沉的美目扫过谢必安桌上那物。

谢必安尴尬:“字不好,写些闲言闲语。”

“规划整理每日工作心得,再分析解读,这种事一般任务量大看起来没什么显见的用途,”谢辛一目十行看了下来,简单道“但却是对的,后期经验得益于初期积累。”

谢必安谦虚笑笑:“干一行爱一行嘛,你的字很好,颜风柳骨,有型有样。”

“无事时可多照着他人的字拟练,我临过颜、柳二位的墨宝,也是从一手潦草字练过来的。”谢辛回答。

“啊,你的字就挺好的,有现成的字迹让我照着临吗?”谢必安觉得,谢辛是那种自小就受精英教育的类型,办任何事都有模有样,精益求精的。

“倒是之前写过些,你拿着吧。”谢辛也没推辞什么,大大方方从一边的橱柜中取出一叠。

谢必安见,那里面有画也有字,想来谢辛是个生性风雅的,与那些文人志士一样,平日爱好写点文章画画山水鸟兽。

谢必安扫过些字画,翻阅时,无意看到一副画,画的是一棵老树,郁郁葱葱的枝干粗壮,诡异的是,老树的枝桠上挂着一颗颗圆滚滚的东西,仔细辨认,还能发现那些圆滚滚的东西上面用几笔勾勒出五官的模样。

看题字,写的是谢幼安。

“我小字幼安。”谢辛回答“此画是个即兴的创作。”

“这老槐树看着诡异的很。”谢必安觉得那老树阴风阵阵怨气缭绕,一看就不吉利,生人勿近“不过,判官那边说,凡间是出了个食人魂魄的精怪,才使得很多灵魂凭空失踪。”

“凡间牛鬼蛇神横行,古怪的东西多,会衍生出这样个精怪也是情理之中。”谢辛眼眸为垂。

今日谢必安交差的时间早,二鬼倒是多了很多时间畅谈,闲聊之间,谢必安提到司官住房之事,好奇道:“冥主该赐你宅邸才对,掌管三司那便是司官了,冥界官员都有自己的宅邸,你也不用委屈着住我这无常府。”

谢辛只是浅笑:“无常府很好,无常鬼差若不嫌弃,我到愿意长住。”

谢辛来后,官职待定,只说是要辅佐神荼。

神荼大笔一挥,直接把谢辛递交谢必安来照料,入住无常府,冥界之事当由无常鬼差一一教授予谢辛。

谢必安没多说什么,想来当年神荼化身小娃娃阿荼赖进无常府后,便习惯把待定的鬼划给无常府照料了。

唉,遥想自己刚来那会,哪有这福利,自己可是被关进天梯牢狱接受了女鬼一整日的哀嚎洗脑

如今,入住了四个鬼魂的无常府愈发热闹起来,谢辛懂的多,谢必安教谢辛冥界鬼律,谢辛则同谢必安聊聊修身养性之道,二鬼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

就在二鬼交谈之际,书房的门被推开,却是神荼站在门口。

紫眼睛扫过二鬼,最后落在谢必安手上那些字画上。

“谢辛,判官有事需同你商讨,正在审判堂等你。”

这么晚?

谢必安想,却见谢辛起身道:“我这便去看看。”

“恩,事态紧急,我路上同你说。”语毕,神荼便随谢辛一块走了。

谢必安看着那一黑一白两个背影远去,先是感叹了“两个盛世美颜凑在一块真是好养眼我好福气啊”云云,然后,便慢吞吞走到桌子边,把那些手稿铺在桌子上。

“少年自负凌云笔,到而今春华落尽,满怀萧瑟……”

谢必安读过那诗句,拿起自己的竹笔,沾了墨汁仔细临摹。

谢辛很棒,颜好字好性格好,他很欣赏。

当然,神荼也很欣赏。

欣赏地不得了……

“你点这么大一个墨团干什么?”

耳边突然响起一声。

谢必安吓了一跳,低头只见,自己握着笔不知何时起发起呆,笔尖的墨全渗入宣纸,染湿了一片。

“哎呀,毁了毁了。”

谢必安拿起那宣纸,惋惜地望着那丑陋的大墨团,扭过头,却发现神荼抱着胳膊倚在橱柜边,紫眼睛就直勾勾看着自己:“从我进来就看到你在发呆,在想什么?”

“没什么,走神走神。”谢必安尴尬不已,要把那张纸窝成一团。

“你写的什么字?我看看。”神荼走上前,轻松捞走那纸团,展开,斗大的墨团盘在中间,前头写着十几个字“少年自负凌云笔,到而今神荼神荼神荼……”

谢必安:“……”

神荼咳了声,道:“练字?谢辛这字不算最好,我写了赠予你。”

谢必安点点头,想抽回那张纸。

奈何,神荼几下叠好,收进衣袖里。

“……”谢必安有点怂,小声道“我今日回来的早,趁着有空去酆都酒楼多喝了几杯,这会有点晕,可能就手残写了那些字。”

写了两字,神荼瞥了他一眼:“谢玄千杯不醉,现在你也有这体质。”

这就真的尴尬了。

谢必安摸摸鼻子,又道:“可能出门不巧偶然风寒,那会突然觉得头晕……”

“鬼不会生病,好了,我认真写了,你别打扰……”

“你字不怎么好看,我临谢辛的字就行。”

“啪!”笔被按回笔架,一点墨抖落滴在桌上。

“今天到底怎么了?”神荼似乎也无奈了“我学识也算间接受之于鸿钧,怎会比一个人类差?”

谢必安嗫喏了半天,硬着头皮问:“你不是要随谢辛去审判堂吗,怎么回来了?”

“我为何要去审判堂?同谢辛说清楚事态缘由便可以了。”神荼也是不解,“为何你这段时间都不愿见我。”

谢必安望天:“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月色?”神荼奇怪抬头。

再回过神,某鬼差正贴着墙,无声无息要挪出书房。

“谢、必、安!”神荼低吼,一手拍上了门,断了某鬼的去路。

谢必安眼睁睁看着自己,就这么给冥主壁咚了,膝盖一阵软麻,好容易稳住,才慢慢对上那满是愠怒之意的紫眼睛。

“谢辛……是个挺不错的……鬼,嗯,你也挺不错的……”谢必安吞吞吐吐解释。

“关谢辛什么事?”神荼眯眼,不解。

这时,外头传来范无救的吆喝:“我回来啦老白,今晚吃什么啊?”

“范无救回来了!”谢必安如同抓到救命稻草,“嗖”地从神荼臂弯下钻出去,烧了尾巴似得往外跑“我得做饭,拜拜。”

快的像脱缰的野马——

神荼被丢在书房里,满面茫然看着那逃似得飞奔而去的鬼,半晌,叹息。

“我该拿你怎么办……”

------分隔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