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乡村文学 >

从善小说txt 被女神吞入肚子里_我可能嫁了个假老公

时间:2020年10月22日    作者:夏小小
瑾笙道:“既然都人仰马翻了,干脆跳出了怎么样?我今天喊你,是想挖角的,云瑾影视的事儿你也知道,过来给你最好的资源。”苏冉喝着加了冰块的凉丝丝柠檬水,瞧了瞧瑾笙,笑道:“听口气有些事你压根不知道吧。都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瑾笙,你真觉得能把谭于哲搞垮?算了吧,我这种没有大树乘凉的墙头草,还是消停再观望观望形势吧。今天我来见你,其实是想给你透个风声。”苏冉看看左右,压低了声音,...

约着苏冉还是去了上次家附近的那个咖啡厅,人前苏冉优雅端庄,笑容浅浅地进了店里,客气地跟老板娘打招呼,可一落座,坐到瑾笙对面,立马低声快言快语抱怨道:“你倒是安享太平了,我那边几乎要人仰马翻了。”

瑾笙让她先点喝的,苏冉只点一杯柠檬水,说着:“还有戏要拍,最近都在节食。”

瑾笙道:“既然都人仰马翻了,干脆跳出了怎么样?我今天喊你,是想挖角的,云瑾影视的事儿你也知道,过来给你最好的资源。”

苏冉喝着加了冰块的凉丝丝柠檬水,瞧了瞧瑾笙,笑道:“听口气有些事你压根不知道吧。都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瑾笙,你真觉得能把谭于哲搞垮?算了吧,我这种没有大树乘凉的墙头草,还是消停再观望观望形势吧。今天我来见你,其实是想给你透个风声。”

苏冉看看左右,压低了声音,说着:“谭于哲要结婚了,因为女方怀孕,听说婚期就在最近。”

瑾笙一愣,她记得谭于哲没这么早结婚来着,苏冉脸上带了丝丝讽刺,继续说着:“女方是谁,你肯定猜不到,说起来,你马上就得叫谭于哲一声姑父了。他交往的女人,听说也是云家的,云谦礼的一个小姑,是不是直系里面的不清楚,反正如果是真的,就成了一家人,云谦礼也不会真把谭于哲跟公司怎么样。”

瑾笙一时无语,哑口无言,半晌才问着:“真的假的?”

苏冉鄙视地瞟瑾笙一眼,说着:“这种事你回去问你先生应该更直接吧,连我这种外人都能从墙缝里听到风声,他们云家主事儿的能不知道?”苏冉一顿,又添了一句,说着:“倒不是泼你冷水,咱这种身份的女人就算成功嫁进去,也是游离在核心圈子外围的。”

瑾笙沉默着听着,正要再问些旁的事,咖啡店的门被推开,小叔云中楠笑意盈盈进来,朝着瑾笙招招手,苏冉回头望见,目光一亮,低声问着:“这是谁啊?”

瑾笙道:“小叔,云中楠。”话音落,苏冉已经换上几分俏皮可爱的笑容,起身跟云中楠打招呼,说着:“小叔,久仰,我是瑾笙朋友苏冉,见到您很荣幸。”

小叔游刃有余地跟苏冉握手,说着:“是我久仰苏冉小姐才对,打扰你跟瑾笙聊天了吧。”

苏冉甜腻腻说着:“没有没有,我们也没什么正经事儿,就是瞎聊。”正说着,苏冉电话打进来,她看了看,没接,只是说着:“抱歉,还得赶个通告,我得先走了。”

跟云中楠也作别,苏冉朝着瑾笙眨巴眨巴眼睛,在云中楠看不见的角落指了指自己,指了指云中楠,又指了指电话,瑾笙笑着跟她摆摆手。送走苏冉,瑾笙重新坐回去,问着:“小叔下班不回家,怎么过来这边了。”

云中楠点了茶水,不紧不慢说着:“这边也有房子,最近过来住,刚才看到你坐在店里,就过来了。”

瑾笙问着:“谦礼也下班了?”

云中楠道:“班是下了,不过你也不用着急回家,他现在在前妻父母那里拜访,一时半会回不来。”

瑾笙愣,仔细回想一下,觉得没听错,问着:“您说前妻?谦礼的?”

小叔似笑非笑,脸上又露出了那种邪性伪善似的表情,说着:“哦,谦礼没告诉过你吗?他前一段婚姻,不过那位好几年前因病过世了,你不用太在意。”

瑾笙心里有些沉,不过还是平静说着:“谦礼大概在找合适时机告诉我吧,毕竟妻子过世是件难过的事。”

小叔道:“你倒是深明大义。”

瑾笙继续问着:“倒是谭于哲那边,谦礼还有个小姑对吗?我听说谭于哲要跟小姑结婚,那位小姑已经有身孕了。”

小叔目光幽深地看着瑾笙,语调轻慢地说着:“现在是不是终于觉得豪门水深了?我们这种门第,对开枝散叶很讲究,谦礼这个小姑,我名义上的妹妹,说实话我都没见过几次,我爸在外面生的。不过老人家年纪大了就惦念起子女来,看意思是要认,谭于哲未雨绸缪,先让人肚子大了,说实话,真是没法硬翻脸。”

瑾笙点点头,说着:“那之前你跟谦礼说要趁机蚕食谭于哲的公司,是说笑给我看吗?”

小叔没有否认,承认得大大方方,说着:“你跟谭于哲毕竟绯闻传过很多,是谦礼的意思,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试探试探,怎么,你替谭于哲说情了?”

瑾笙心里有些乱,说着:“那倒没有,只是……你们没必要瞒着我。”

跟小叔告别,瑾笙步行回家,路上风凉,吹得她浑身透风似的冷。回到家,谦礼果然还没有回来,金管家见瑾笙回来迎上去,瑾笙想了想,还是问着:“金叔,谦礼以前结过婚的吗?”

金管家一愣,目光有些躲闪,半晌才支支吾吾说着:“严格意义上也不算……我说不好,等谦礼回来,让他自己说给你听吧。不过……这是家里都回避的话题……要我说,谦礼不提,梁小姐最好也不要提。”

可这不是能回避的话题啊。瑾笙没有再多追问难为金管家,自己先上楼去了,等到将近十一点,云谦礼才回来,瑾笙站在外面楼道上迎着的时候,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云谦礼看到瑾笙,有些疲惫的脸上,一下子就换上了浅笑,那种真诚和欢心,不像是伪装,瑾笙心里默默叹气,过去扶了他一下,问着:“怎么喝这么多。”

扶他进了卧室软塌上,云谦礼躺着,仍旧是紧紧握着瑾笙的手,他的手向来温暖,今夜更加炽热,瑾笙想给他倒杯水,云谦礼低声喊着:“别走。”

瑾笙脚步一顿,回头看他,还是问着:“是让谁别走,是我,还是你过世的前妻。”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瑾笙学不来装聋作哑,也学不来云谦礼、云中楠或者谭于哲那样未雨绸缪的深谋远虑,她活得单纯,相信地也单纯。

云谦礼浑身一僵,表情凝重地坐起来,沉沉问着:“是谁告诉你的?”

瑾笙低头看着他的眼睛,说着:“不管是谁,这种事你不该隐瞒。”

云谦礼摇头,目光变得有点像委屈的小孩,盈盈地好像润泽起来,他伸手攥着瑾笙手腕,可能是喝醉了酒,语气带着几分哀求似的,说着:“瑾笙,那不算是婚姻。”

瑾笙没有追问,不过说起了旁的,她道:“我借你的钱解约,然后同意跟你结婚,你有没有前妻,我本来就没有介意的资格。再有,我对谭于哲真的没有什么心思,传闻不过就是传闻,你不用跟小叔串通好了做戏试探我,没有必要。”

“是小叔说的吗?”云谦礼也从榻椅上起身,仍旧是紧紧攥着瑾笙的手腕,他有些站不稳,额头抵在了瑾笙肩膀上,高高的个子拱起了背,他低声说着:“瑾笙,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有些话可以直白地跟旁人讲,可是面对你我说不出口,我的身体已经是有瑕疵的了,不想再……”

梁瑾笙突然觉得其实也不需要什么解释,就像云谦礼之前说过的话一样,他们本就没有很好的开端,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基础,这段婚姻更像是各取所需的交易,有些事,完全没有必要深究。

瑾笙轻轻拍了拍云谦礼后背,说着:“今天在云瑾影视过得很开心,你费心了,谢谢。早点休息,我让金管家给你倒点水。”

说着,推开了云谦礼,快步走了出去。云谦礼却不依不饶跟在瑾笙身后,也不讲话,跟个巨大的影子似的,一直跟到瑾笙房间门口,瑾笙要关门,他伸出手臂撑着不让关,瑾笙说着:“耍酒疯吗?”

云谦礼点头,道:“你生气了,你在意,我很高兴。”

你看,云谦礼好像关注点永远有偏差,瑾笙无语地想着他高兴个屁,脸上仍旧平静道:“没有生气,你早点休息,累了一天了。”

云谦礼摇头,坚定道:“你就是生气。”

瑾笙气得推他一把,云谦礼往后倒了一下,重心不稳摇晃着,真看不出来是不是故意装着做戏,反正往前扑着瑾笙就摔倒了,不偏不倚正好压在了瑾笙身上,沉甸甸的压得瑾笙有点气闷,好在身下是软软厚厚的地毯,倒没伤着。

瑾笙推搡他,云谦礼带着酒气闷闷说着:“我喝醉了,想耍流氓,你吃醋我很开心。”

瑾笙郁闷道:“这样压着我,我不开心。”

云谦礼道:“反正我能解释清楚,我想要娶的人,只有你一个,妻子也只有你一个。”说完就低头咬住瑾笙的唇,呼吸粗重地吻了起来,手摸索着握住瑾笙的腰,借着酒气的胆子,还真是越界起来。

------分隔线----------------------------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