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快穿文学 >

花瓣一张一合着喷溅 哥别捏脸在线阅读_渣)

时间:2020年08月22日    作者:绿芽
上回说到我打开了彭格列匣子放了凤梨出来然后凤梨在我的一声令下进行了形态变化,虽然不想承认,但那形态变化还是十分的普通的,也就是三层望远镜那里每一层都各自加了一对凤梨的翅膀。混了个账,谁说有翅膀的就是鸟人来着,这分明是【咳】【咳】来着,消音是啥其实没有关系,某些字的缩写或者直接消音了会更有令人遐想的空间。“阿纲Boss,尤妮隔壁,对,不是玛丽隔壁,狼毒花就在那里。”我从来都是...

作者有话要说:久违的更新【微笑】

终于写到这里了TWT

____

稍微改了一些地方==  吐槽了一段时间,让我们稍微正常地进入一下剧情。

上回说到我打开了彭格列匣子放了凤梨出来然后凤梨在我的一声令下进行了形态变化,虽然不想承认,但那形态变化还是十分的普通的,也就是三层望远镜那里每一层都各自加了一对凤梨的翅膀。

混了个账,谁说有翅膀的就是鸟人来着,这分明是【咳】【咳】来着,消音是啥其实没有关系,某些字的缩写或者直接消音了会更有令人遐想的空间。

“阿纲Boss,尤妮隔壁,对,不是玛丽隔壁,狼毒花就在那里。”我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的,从来没有说多余的话对不对?吐槽什么的其实都是我的语气助词。

阿纲Boss在听到我的话后愕然了一下,接着迅速反应过来,朝着我说的方向快速冲了过去,用力地一拳打在了狼毒花的脸上,打到了他现出了原型,细看之下原来是只飞蛾精。

抱歉,最近看《西游记》看多了虽然妖怪什么的我不知道,唐僧师徒什么的我不知道,吴承恩什么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的电视电脑特技让我不自觉地四十五度抬头仰望天空然后作出那长长的叹息,明媚忧伤了。

“阿纲Boss,在你的□□……咳,在下方,很下方。”战场上没人会关注我的前半句的,真的,我不相信他们会把焦点放在那里不然我去屎!马上屎给你们看!

“左边,这次在你的左边阿纲Boss,再不打他他就鬼畜你了。”其实我真的不知道鬼畜是什么,《鬼畜眼镜》什么的我从来没有打过哦,克哉是谁我不知道哦,弱受强攻那是甚!?

“库诺姆小姐,那、那是!……”隔壁的风太一脸震惊的望着我。孩子蛋定,不能学你家纲哥那样永远的蛋定不能。

“那是库诺姆的匣兵器,雾猫头鹰进行了形态变化吧。”我想说Reborn,刚才我喊那么大声的“形态变化”是白喊了么,你解释个毛啊,有意义吗?

“那就是说……”

“啊,那就是跟初代雾之守护者使用的武器同样的彭格列匣兵器,被讴歌为无法捉补住实体的幻影般的D•斯佩多的魔镜。”

其实我想说那昂扬的背景音乐可不可以停一下,我好想吐槽。还有背后那超大特写的D•斯佩多是怎么回事,拿着放大镜一脸深邃地望着观众装什么深沉啊混蛋,你的齐刘海出卖了你!

“据说被初代雾之守护者的魔镜所盯视的人会遭到诅咒,第二天尸体就会浮在水面上。”我怎么感觉是我遭到了诅咒而不是别人遭到了诅咒呢,话说这武器也没有这种能力好不,冷静一点啊Reborn!如果我第二天真的浮尸水面的话我一定会诅咒你的,真的,我一定诅咒你的,我诅咒你一身JJ!晋江才不哭呢,晋江很坚强!

“居然是那个D的……”

“没错,是个与库诺姆看似非似的叛徒。”混了个账,我是叛徒的我早就把你们都出卖了你们这群恩将仇报的混蛋!我说Reborn你就那么讨厌我么,我只是猥琐了一点毒舌了一点,我只是喜欢吐槽你们我有罪吗?吐槽不是卧槽,不犯法的啊,你别黑我!

“狼毒花那家伙,再也无法隐藏身影了。”

上空的阿纲Boss奋力地打着令人恶心的狼毒花,周围扭曲的景色也因为这样而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一旁的铃兰一直在抱怨着“没听说过什么彭格列匣兵器”,桔梗倒是淡定地站在了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嘛反正我不管了,把精力集中到阿纲Boss身上,解决了狼毒花再说吧。

“我来助阵吧狼毒,如果单打独斗当然能轻松获胜,但却被对方的同伴后方支援的话,一个人打也实在……”桔梗的话还没说完,结果就被Reborn的话打断了他。

“这就是彭格列家族的战斗方式。”其实我知道的Reborn,你单挑我们一群人,我们群殴你一个人,这就是彭格列家族的战斗方式对吗?

——我了个擦,这实在是太伟大太感动了捶地!我泪流马面热泪盈眶!

结果Reborn那边和桔梗也干上了,大哥也打开了匣子兵器飞到半空去凑热闹,阿纲Boss这边一声怒吼,伴随着一记X-Burner解决了狼毒花。桔梗见阵势不太对路,拉着铃兰,扛着狼毒花那具干瘪的身体飞走了。这一仗算是我们胜利吧,虽然是我们群殴狼毒花,但过程其实是没有关系的,结果好就可以了,何必如此执着,光彩什么的可以吃吗?

桔梗走了以后我把凤梨收了回来,虽然也只是稍微使用了一下但意外的,这种“形态变化”的使用方式十分耗费体力。

啧,好困,能的话请找个地方让我睡一睡,现在的这种身体状况太糟糕了。

我瞄了一下在我周围的人,除了京子小春还有风太站着以外,其余的人都倒下了,累倒的累倒,受伤的受伤,一整支军队没有哪个是完好无损的,还打毛啊,连毛都没有。

我叹了口气,接下来他们的商讨我也没有怎么听。小春拿着药箱到处帮人包扎伤口,隐隐约约的,我只听到Reborn说要快点转移。如果没记错的话下一战就是森林之战吧,打完那里就能结束了,我可以回到十年前的并盛,我可以回去好好睡上一觉,还可以回去打PSP……对了,阿骸给我买的《勇者斗恶龙9》我还没打完Boss,我还可以……

“库、库诺姆,你怎么了!”

“啊,库诺姆酱!”

“我……好困……”然后意识一沉,接下来他们说什么我完全听不到。

“库诺姆……”

嗯,声音?……啊,是你啊……

“库诺姆……”

果然是你阿骸,我就知道我每次无故晕倒都是因为你。

“库诺姆,快结束了……”

啊,是啊,结束了以后我就能回去了。

“库诺姆,我出来了……”

恭喜破罐头成功,以后别再进去了。

“库诺姆……”

好吧快说啥事。

“库诺姆,弗兰让我告诉你他讨厌你。”

屁啊,你想说的就只有这个吗!?

“库诺姆……辛苦了,然后……一切小心……”

啊,我会小心的,你也快点赶过来吧,救场是你的任务啊。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全部人都转移到了森林里,不远处一堆匣子动物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顿时刺瞎了我的狗眼。这么快就开始练习组合技能了么,看来我睡了好久了啊。

“啊,库诺姆酱你醒了!那个,已经没关系了吧?”小春一脸担心地跑过来问我,突然出现的脸孔特写让我不太适应。

“嗯没事,只是有点累了。”

“那太好了!”

“醒来了就去练习。”Reborn转了一下头,示意我也加进组合技能的练习队伍。

“坑爹呢,我才醒来不久,行动不便。”我挖了挖鼻,一脸鄙视地看着Reborn。

“你才坑爹呢,如此精神的样子谁信。”

“外在精神,内在可是千疮百孔,我连意识都阳|痿了。”

“……”

“好吧不说这个。Reborn,阿骸出来了。”

“哦,是吗。哼,终于不肯躲在罐头里了啊。”Reborn压低了帽子,露出了微笑。

“啊,看来以后也不用躲在罐头里了。”

------分隔线----------------------------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