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文学 >

缩小钻到了老师的肚子里 宝贝你里面可真滑_箜篌引

时间:2020年10月31日    作者:三界独尊
“出来?”寸心环顾左右,眼内满是困惑,“这又是哪里?”“寸心!”四公主皱眉道,“这里是孽镜台,你不记得了么?”孽镜台,秦广王殿后山上石窟里的孽镜台。寸心不能明白,为什么自己才刚明明堕入了迷津道的沼泽,穿过了一团无边无际的大雾,却又回到了初入地府的第一殿。然而映入她眼帘的,的的确确是铁铸插屏上的那轮巨大的铜镜,底座上的江牙海水,海面上的具足坛城,坛城上凌空飞舞的罗汉和天女,...

寸心睁开眼,四周是渐渐散去的浓雾,这雾中立着一个高挑挺拔的女孩子,簪缨绵胄一身戎装,满面焦急的望着她——是四公主!有那么一瞬间,寸心以为方才作了一个长长的梦,其实自己并未离开灌愁海,眼前的听心才刚刚携诏前来释放她。然而龙女身边并无海水,听心手内亦无诏书,只双手捧着一只光华灿烂的匣子。

“三妹,你终于出来了!”四公主的声音带着哭腔,“叔父婶子我们都快急死了。”

“出来?”寸心环顾左右,眼内满是困惑,“这又是哪里?”

“寸心!”四公主皱眉道,“这里是孽镜台,你不记得了么?”

孽镜台,秦广王殿后山上石窟里的孽镜台。寸心不能明白,为什么自己才刚明明堕入了迷津道的沼泽,穿过了一团无边无际的大雾,却又回到了初入地府的第一殿。然而映入她眼帘的,的的确确是铁铸插屏上的那轮巨大的铜镜,底座上的江牙海水,海面上的具足坛城,坛城上凌空飞舞的罗汉和天女,都在笑盈盈的望着不明所以的龙女。这笑意看起来是那样的冷漠,仿佛诸天神佛都在窃窃私语:“瞧,这龙女是个痴子。”

寸心狠狠的甩了甩头,求助似的望向听心:“四姐,我要回迷津道,于斯年还在那里,他还不知道......”

“于斯年?”听心走进前,蹲身下来,定定的看着寸心,“这又是谁?是你在孽镜中遇见的人么?”

“于......”寸心的心跳漏了一拍,胸口像是被什么人重重捶了一下,她下意识的抬手去摸耳边珍珠,却发现那里空空如也,耳洞因为太久没有戴过耳环,已经完全长死。一股无边无际的恐惧瞬间包围过来,带着尖刺的荆条一样层层裹住了龙女的心,一根根毫不留情的扎进她的胸腔,刺得她的心紧紧的缩成一团。

“我刚才......你说,我刚才,是在孽镜里头?”她慢慢的,一字一句的问道,声调虚弱得好似垂死的病人。

听心点点头:“我们试了许多法子,连叔叔婶婶都不能唤你出来。后来敖烈说,他与你一胎双生,亲自来唤,竟都不见你回应。”四公主大约是蹲的久了,用手一撑地面坐了下来,将那宝函放在膝头,“我们不知你在镜中经历何事,还是敖烈去问了地藏王菩萨。那菩萨说,要寻一件最能动你心的物事儿来召唤你,我这才去求三圣母借了这宝函,果然就......”

“宝函?”寸心的目光落在听心怀中的匣子上,那匣子三寸见方,看上去仿佛是纯金打造,四角各立一塔,中有一座高些的曼荼罗塔立于金刚宝座之上,攒尖宝顶上一颗赤色宝珠内似有火焰流动,看去十分刺眼。火焰缭绕的间隙,隐约可见其内婆娑世界,山河星辰无一不有,似乎自成乾坤。寸心不由自主的伸手接过来,一触中央的塔尖,那匣子便自行弹开了盖子,内中躺着一根寸许长的圆柱形物件,洁白如玉,修长纤细,看上去极像是一枚珷玞石。

听心也被这自己开启的匣子吓了一跳,她垂眸看了看那“石头”,脸上浮现出苦涩的笑意,叹了一声,却没说什么。

“这里头是什么?”寸心疑惑道。

听心深吸一口气,斟酌了几番,终于还是说道:“寸心,这是杨戬的指骨舍利。”

“舍......舍利?!”

听心的脸色灰败得枯叶一般,艰难的点点头。

“你骗我!”寸心霍然起身,躲避瘟疫一样将那匣子塞还给听心,厉声道,“杨戬明明同我一起走过了九幽十八狱,他方才还在......”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喉咙口好似被人塞了一团烂棉絮,又紧又涩,再也说不下去。

“三妹,你听我说。”四公主合上宝函,忍了再忍,终于还是滴下泪来,“新天条出世之后,杨戬就要辞掉司法天神之职的,怎奈玉帝言道,‘王母下界未归,天庭不能再失去左膀右臂’,因此并未允准。因他伤重,有诏特许回灌口旧宅养伤,待伤愈之后仍旧回三十三重天履职。谁料天庭忽然接到地藏王菩萨急报,言地府恶鬼逃逸,鬼隶毁伤泰半依旧拦阻不利,虽然有李天王父子率诸天神将四处搜捕,将逃入人间的恶鬼收了打入血池,怎奈怨气冲天,血池翻涌不息,用了无数方法依旧不能镇压。杨戬无奈亲自带伤而出,用天眼镇了血池。”听心的声气微微颤抖,“你知道的,杨戬与天眼本是一体,天眼既去,他自然也就......”

四公主停了片刻,抬手拭去了腮边的珠泪又道:“杨戬伤重弥留之际,吩咐妹妹将自己的骨灰葬在桃山之下、瑶姬同杨天佑夫妻的坟边。火化当日,骨灰中现出这一枚舍利,便被三圣母留了下来,权作纪念。”她抬起头,望着愣怔的寸心,“本来是不打算说与你的,怕你承受不住。”

寸心连连后退,脚跟踢在孽镜台的插屏上碰的生疼,她却浑然不觉。原来这龙女自灌愁海被特赦之后,在龙宫养伤,老龙王也曾吩咐左右,将杨戬的事瞒了个结结实实。不料中秋节时,侍女一眼不见,被寸心偷偷溜出西海去了洛阳,偶遇长耳定光仙,又听他说杨戬已死,大惊之下,闯入地府寻他的魂魄。秦广王说地府没有杨戬的魂魄,寸心不信,这老鬼王缠不过状似疯魔的三公主,只好将她带到这里来照孽镜以证因果。却谁知那孽镜一见寸心,当即幻化流光将她吞入,任亲眷在外如何呼唤都不肯放出。

“寸心,你不要太难过,我知道你一时不能接受,可这,都是命。”四公主还要说什么,话到嘴边却没有出口——杨戬一生违逆天道,甚至他本身的存在都是对天道的背叛。那人历尽艰辛终于改换天条,可是他自己,却终究还是做了这天道的牺牲。

寸心很想冲出石窟去,逃离这难耐的一刻。可她的身子僵硬的仿佛铁铸一般,根本挪不动脚步。听心的话,一句一句,仿佛钉子一般敲进了她的骨髓,疼痛如同焚心的烈火,让她无处藏身。

杨戬死了,他逃过了开天神斧,却终于还是死在了血池。九幽极深之处亿万年积压的怨气,即使连三界战神都不能抵挡。他的神力,随着天眼的宝光,融进了血池,又被血池炽热斑驳的熔岩吞没,成了对无数亡魂的献祭。心高气傲的杨家二郎,多谋善战的显圣真君,铁面无情的司法天神,就这样消散在了三界之中,从此再无踪迹可寻。寸心想起在孽镜中,杨戬说过的“天道”,他说即使是他,也不过是天道的一颗棋子,那样无所不能的显圣真君,似乎永远算无遗策的司法天神,却也终究逃不过天道的手掌。

九天十地,黄泉碧落,这滚滚红尘中再没有了杨戬。世人在他身后怀念他,称颂他,坦然享受着他用自己的生命去祭奠才换来的自由和荣光。可是寸心呢?他又留给寸心什么?

这一切像是一场不能醒来的噩梦。寸心身为神龙,第一次感受到了溺水般的无助。她挣扎,她浮沉,却始终无法从绝望中解脱。无边无际的黑暗漫卷上来,寒冷的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从指尖一寸寸蔓延上来,挤压着她的心肺,让她完全无法呼吸。

寸心听不清四公主还说了什么,她的眼神茫然失去焦距,望着铁黑色的石窟内壁,唯有嘴唇噏动,喃喃念诵着四个字:“公竟渡河,公竟渡河......”(注1)

------分隔线----------------------------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