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文学 >

师父在上西游训诫 粗大硬长黑红_轮回之末

时间:2020年12月26日    作者:无奈再说
"景睿,陪我出去一趟呗?"言豫津少见的正经起来,由小厮引着来找萧景睿。"母亲心情不好,我想陪陪她,改日吧。"整个长公主府气氛凝重,下人们都静悄悄的不敢大声说话。"景睿!你必须陪我走一趟!"言豫津上前拉住萧景睿,不由分说的往外走去。"我真的没有心情。"萧景睿轻轻的拉开言豫津。言豫津停下脚步,满脸的严肃正经:"你天天把自己关在府里,又有什么用呢?你不会没听说吧?"...

血族很少做梦,但是一场冗长杂乱的梦境连绵不断的袭来,梦里的人没有面容没有头发服饰,细长光滑的消瘦形体,在贺若眼前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反反复复的说着听不懂的语句,贺若被压抑笼罩着,无形的压力将贺若死死的定在原地,动弹不得醒不过来睡不下去。贺若没有办法,只能死死的攥着鲛珠,就像抓着一根救命的稻草,右手下面不断渗出褐红色的血液,嘴里不停的说着什么。

归蜃阁的掌柜一直在旁边守着,霞光寺的主持匆忙赶来,在偏厅静坐念经,木鱼声有规律的传来。

太医每隔一个时辰过来请一次脉,灌不进去汤药,寝室里燃着安神定气的药草,纯金云纹锦霞镂空香炉中烟气氤氲,不似人间。

宁国侯府的事情几乎尘埃落定,萧景睿心里悲痛,不愿意出门,一直待在长公主府里陪着母亲。

"景睿,陪我出去一趟呗?"言豫津少见的正经起来,由小厮引着来找萧景睿。

"母亲心情不好,我想陪陪她,改日吧。"整个长公主府气氛凝重,下人们都静悄悄的不敢大声说话。

"景睿!你必须陪我走一趟!"言豫津上前拉住萧景睿,不由分说的往外走去。

"我真的没有心情。"萧景睿轻轻的拉开言豫津。

言豫津停下脚步,满脸的严肃正经:"你天天把自己关在府里,又有什么用呢?你不会没听说吧?"

"听说什么?"萧景睿从来没有见过言豫津这样严厉的表情,简直有些不认识他了。

"贺国公快死了!"

萧景睿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呆在了原地。

"我父亲亲口说的,父亲从出云观回来,亲自准备了礼物,让我送过去!你到底要不要去,你如果要避嫌,我可以一个人去。"

悬镜司

"贺国公自入京以来,没有什么交好之人,不过白府的事情之后,有人透露她与白夫人是至交好友,霞光寺主持是她推荐给陛下的,她和言府的世子言豫津,宁国侯府大公子萧景睿也有些来往,除此之外,没有熟人了。"夏春在悬镜司偏厅里,一五一十的向夏江汇报。

"那归蜃阁呢,当日从谢府把她接走的是什么人?"

"是归蜃阁的掌柜,布鲁克巴国人,据说是她的管家之类的亲随。"

"归蜃阁有什么异常吗?"

"佛光塔重建,还有私炮坊一事后,贺国公安置了不少流民灾户,归蜃阁已经不复当年胜景,遣散了不少下人,有的在京城做些小生意,有的离开了京城,没有什么异动。"

夏江抬起头,有些怀疑:"难道她还真的是个圣人不成,是人总有欲念,不可能像表明上这么平静,给我盯紧这个贺国公,她非常不简单。"

"是,徒儿记下了。"

"还有那位苏先生,在苏宅附近严加布防,严密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有任何举动,立刻报于我知!"

"徒儿明白!"

"下去吧。"

苏宅

"豫津?你怎么有空过来,快坐吧。"梅长苏正在看书,听到通报连忙迎了出去。

"苏兄无恙吧,这几天心里憋屈,过来和你说说话。"言豫津情绪也是低落,垂头丧气的走进来。

"这是从哪里来,像是斗败了的公鸡。"梅长苏笑笑,招呼黎刚上茶,

"我刚刚拉着景睿去了国公府,景睿回去了,我没有地方去,就来找苏兄说说话。"

梅长苏慢条斯理的斟茶,听着言豫津说话。

"贺国公情况不好,我心里难受,景睿也不好过。不过一个晚上,天翻地覆的,我心里堵得慌。"言豫津眼里的眼泪就要掉下来了,忍着憋回去。

"贺国公如何了?"梅长苏也顾不上安慰言豫津,迫切的问道。

言豫津缓了缓情绪:"父亲请了一位朋友过去诊治,听这位伯伯的意思,国公若是能醒过来,自然万事大吉,国公似乎内力枯竭精力耗损,又梦魇缠身,一时也是束手无策。"顿了一下又说道,"这位伯伯年轻时是一位圣手,说是抱过我。国公昏迷的时候喃喃道说梦话,想来是梦见了亲人。"

"亲人?"梅长苏皱眉。

"嗯,国公嘴里一直轻声喊着公主娘,景睿当时就落泪了,愧疚不已。"言豫津喋喋不休的说着萧景睿的情况,梅长苏耳朵里轰鸣不已,心口揪起疼的发抖。

太皇太后寝宫

"安安呢?怎么也不来看我了?"太皇太后一宿睡不安枕,翻身坐了起来,值守的女官马上拨亮蜡烛,拿过外衣,上前伺候着。

"太皇太后?"太皇太后站起身来,外衣滑落到地上,光着脚就要往殿外走。

"安安呢?我听见安安哭了!你们怎么伺候的呢?怎么哭了呢?"太皇太后迷迷糊糊的,叫过一个内侍问道。

"太皇太后,没有人哭,您听错了吧?"寝宫里伺候的宫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没有人哭?我听错了?!"太皇太后被扶回床上,坐着微微气喘。

养居殿

"国公醒过来了。"高湛笑的眼角的皱纹都能夹死蚊子,快步赶来回报。

梁帝放下折子,点头不已:"好!好啊!朕正忧心国公身体,好消息就来了,好啊!"走下御阶,"谢玉的事情也该了解了,不然朝中人心惶惶,于朝局不利人心不稳。"

"陛下圣裁就是。"

"天泉山庄的好歹也是皇家姻亲,莅阳一项安分守己,出了事也没有跟朕哭闹,很是识大体。景桓也出言力保,关个一年半载放回去就是了。至于谢玉这个欺君罔上之人,让他在牢里自生自灭吧,等事情平息了,贬为庶人永世不得回京!还是要顾及皇室颜面,毕竟莅阳还在,总要顾念她的。"

"陛下仁慈。"

"景桓话里话外巡防营,叫朕心里不安,这次是景琰当先冲进去,压制住了军旅出身的谢玉。回来复命就说交代的事情办结,别的话多一句也没有,还是直脾气不改啊!交给他吧。"梁帝轻描淡写一句话,背后不知道权衡了多久,"他也是亲王之身了,统御巡防营也是顺理成章,不会出什么岔子。"

"陛下也累了,是要回后宫,还是?"

"去看看太皇太后,听说昨天夜里老人家睡眠不安,还是去看看吧。"

"是。"

誉王府书房

"殿下,般若罪无可恕,甘愿受罚,绝无二话。"秦般若妆容一如平常,行过大礼,双手叠放在额前,以手触地。

"你盯住悬镜司,其他的就不要问了,有什么情况立刻报给我。"誉王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总之心绪反复变化,连誉王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灰鹞看着秦般若躬身退下,上前问道:"殿下?"

"般若的事情提醒了本王,在利益面前,没有人是绝对忠诚的。"誉王盯着灰鹞的眼睛,盯的灰鹞低下头去,"秦般若是滑族人,若是触及滑族利益,她照样不会顾念本王。还有梅长苏,若是有什么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利益分歧,他也会舍本王而去。"

"殿下?!"灰鹞吓了一跳,"您是说苏先生也要?"

"这几天本王总觉得事情失去了控制,辗转反侧寝食难安,若是你,你会选择利益?还是忠诚?"

灰鹞梗着脖子言辞恳切,誉王一句也没有听进去,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也许是近乡情怯,现在是关键时刻,本王一丝一毫都不能分心。"誉王不知道是说给灰鹞,还是他自己。

------分隔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