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文学 >

靠墙抬腿进入花蕾 撕开美女衣服最新版/火影贵圈真乱

时间:2020年12月22日    作者:三界独尊
闻言,粉发少女唇角一挑,凉凉一笑。“真是活该。”阿空摸了摸鼻子,老老实实接下了这句不怎么友好的评价。——飞段已经废掉了,拿下角都却着实费了一番功夫。事实上要不是有着鹿丸在一旁分析,他们的情况只怕会更惨一些。...

〖所谓老爸的师兄。〗

“挺狼狈的啊。”

“出了点意外。”

闻言,粉发少女唇角一挑,凉凉一笑。

“真是活该。”

阿空摸了摸鼻子,老老实实接下了这句不怎么友好的评价。

——飞段已经废掉了,拿下角都却着实费了一番功夫。事实上要不是有着鹿丸在一旁分析,他们的情况只怕会更惨一些。

当然,如果只有他们三个,没有这么多顾忌的话……

阿空用力地在包扎好的伤口上打了个结。

……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可怜兮兮的。

他偏头看了看乖巧听训的君麻吕和满地拣骨头的重吾,不满地轻啧了一声。

——果然都是木叶的错!

在小樱到来前,这些前一刻还是同盟的忍者们,其实气氛并不是那么和谐的。虽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可在促使他们并肩的对象消失之后,朋友儿子纯粹就是无稽之谈了。

尽管变态组归不到敌人的分类里去,可他们也谈不上有多友好啊!

在这种前提下,受了伤不方便行动,但没有生命危险的阿斯玛,以及以他为首的木叶众人,同变态组形成对峙的态势也不是很难理解的了。

他们的争执点说来也简单……

那就是角都和飞段的尸体所有权。

——唔,飞段那种活了死了没啥区别的情况,大家很有默契的将他归进了尸体一类。反正不摄入营养的话,不死之身也是会正常死亡的嘛!

木叶方的想法很能理解,忍者的尸体往往包含有很多秘密,他们想试着借此获取一些晓组织的资料。

他们从开场前的对白就能看出,这几个突然出现的小少年只是来给亲友报仇的,想来在战斗后带走尸体不会受到什么阻拦。

偏偏事情的走向并不是按着他们的想法来的。

“想走就把尸体留下。”

身形有些狼狈的漂亮少年挥手将太刀插在地上,衣角翩飞的弧度带上了冷冽的味道。

气氛正僵持的时候,小樱的到来让两方人都送了一口气。

阿空和重吾是担心君麻吕的身体状况,今天这次爆发后还不知道会有什么问题,他们想要早点回家找医生看看。木叶方则是不愿对不久前还在并肩的人动手。他们的矛盾可大可小,不一定要用武力方式解决。

似乎和双方都认识的小樱,刚好能在中间做个调解。

“就为了这两具尸体在这撕逼?”

得知了来龙去脉的小樱,带入了一下明确表明想要尸体的阿空的思维,又带入了一下坚持不松口的木叶众的思维……

“两边都是拉回去鞭尸,你们不会石头剪刀布吗?”

接着她旗帜鲜明地站在了阿空那边。

“……”阿斯玛张了张嘴。

这是哪里不对?

“……”

以为同期会站在自己这边的第十班表示难以置信。

说好的共同进退的小伙伴呢?!

在关系最淡的出云和子铁开口质疑之前,小樱干脆利落地解决了问题。

“他们就是带回去给惨遭波及的小丫头鞭尸而已,卡卡西也在那边,不用担心。”

“至于晓组织的事情。”

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鸣人和佐助这三年里就是跟着自来也……老师去收集他们的资料了。”

“你们无需担心。”

精英中忍们琢磨了一下,发现如果只是字面意思的话,回头让卡卡西再给带回村来也不要紧嘛!鞭尸又用不了多长时间!

基于卡卡西平日累积的良好声誉,这事儿就算揭过了。

虽然第十班难免还有些耿耿于怀。

在几双蕴含了复杂情绪的眼睛的注视下,小樱泰然自若地走到君麻吕身边,稍微给他做了个检查。

“身体不好就别出来乱逛。”

她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

“不过还是赶紧带着他回去为妙。”

对此木叶众人抽了抽嘴角——如此实力还是身体不好的结果?!

物以类聚,古人诚不欺我……

那边正扶着君麻吕打算往回走的阿空脚步虚了虚。

“惩罚是什么?”

他心惊胆战地问着边上绝对知情的粉毛。

“泡个澡而已。”

她面容柔和了些许,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怎么可能只是而已?!

——谁要用矶怃的口水泡澡啊!

阿空只觉得世界都是灰暗的,干掉了仇人的好心情顿时一扫而空。

阿空正在心里默默拿言语削片的对象,正在招待许久未见的小伙伴。

“卧槽!你的人柱力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矶怃抓狂一般拍着自己召唤出来的水流。他所在的这个特殊房间本是用来给他和牛鬼碰面的,现在却被他弄成了汪洋大海——虽然这海的面积小了点。

“哦哦哦~~在那山滴那边海滴那边有一只大乌龟♪~~”

“你快闭嘴!”

质量绝对过关的基地中,离三尾八尾联络感情只有一墙之隔的地方,团扇们聚集在一起用魂O罗打发着时间。

“其实奇拉比大叔的RAP还是很好听的。”

“但是听久了确实会产生精神污染的效果。”

“难怪他开演唱会没什么人会去……”

“咦?我以为是人柱力不怎么受欢迎?”

“大叔和由木人姐姐和其他人不一样啦!”

提到那位金发美丽的大姐姐,场面安静了片刻,只听到游戏的BGM还在热血沸腾。

“……听火棘说的,他是背着雷影想来报仇的吧?”

宇智波雨瞬间转移了话题。

团扇们纷纷接话,气氛似乎又活跃起来了。

“阿空他们,还有樱哥不都去了?没他的位置,所以被赶回来了吧?”

听着理应极好的隔音墙发出各种猎奇的震响,宇智波晚林按着手柄,有点漫不经心。

“他在女王大人追上去后才来的,都不知道他们去干嘛了吧?”

“说不定他们在路上遇见了呢……”

团扇们随心发散着思维,在他们隔壁的隔壁,气氛却严肃许多。

“我打算……”

“不行。”

“不行。”

“不行。”

“不行。”

一连四个不行,将话还没完全说出口的自来也噎得半天没喘上来。

“我还没说我想干什么呢?!”

“你还能想干嘛?”

大蛇丸抬抬眼皮。

“你的性格我们再清楚不过了。”

“不就是你徒弟那点破事?”

大蛇丸曾经是晓的成员,这一点不是什么秘密。他背叛了晓很多年,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很多人不知道,他当年是怎么加入晓的。

——晓里都是S级叛忍,他大概也是组织首领出面邀请的吧?

他们只会这么猜测。

实际上,一开始,晓组织是打着杀人灭口的主意找上大蛇丸的。

不过说来也怪大蛇丸好奇心太旺盛,偏偏又是从某个出卖他无压力的多重间谍那儿得到的消息。鉴于大蛇丸在外的名声问题,这个颇具神秘色彩的组织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完全不会让任何知情者感到意外。

当时出动的人员是天道佩恩,以及多重间谍的上司赤砂之蝎。战斗显然是不可避免的,之后大蛇丸和佩恩却在蝎的反对下达成了协议……

就此成功成为了“空陈”。

而也正是那一次会面,大蛇丸认出了某张似曾相识的脸。

“命运真有意思,你不觉得吗?”

后来得知自来也正在追查晓组织的时候,他这么说。

恶意弥漫。

回到正常时间轴上来。

先前因着佩恩深居简出基本不会离开雨忍村,自来也也没有深入敌营的打算——事实上他还没有做好和弟子刀兵相见的准备——他只是追着在外游荡的成员的踪迹。

但现在他觉得,必须要去和徒弟好好聊聊了。

未曾想遭到了集体反对。

“请冷静一些,自来也老师。”

担忧着君麻吕的身体状况一直有些走神,这会终于拉回了思绪,显露在外的右眼难得看着精神了些。

“晓组织都不是什么容易相与的角色,哪怕身为三忍……”

“现在孤身前去也不是什么好选择。”

“虽然大家都是一家人,不过贸然接近黑化期的小孩子,还是很容易受伤的。”

鸣人意有所指。

既然佩恩,或者说是长门——已经做下了这种与天下人为敌的事情,那么他的决心定然不是能够轻易就被动摇的。

换句话说,就是自来也这个老师,在他面前也不一定管用,甚至人压根就不会念及师徒之情……

就像那个人一样。

他的瞳色加深了些许。

“而且你能跟他聊什么?怎么偷窥女浴积累经验写R18?”

最后一个表示反对的佐助也开口了。

“开嘴炮还是让专业的来吧——更何况,我们这里有三个尾兽,何愁他不找上门来?”

“浪费主场优势可是要遭天谴的。”

他竖起食指摇了摇。

重重反对下自来也忧郁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也没法用收集对手的情报来说服在场的四人,毕竟在轮回眼刚露头的时候,相关资料就已经被科普完毕了——身为六道仙人的后裔中的瞳术使用者,宇智波毫无疑问有着较为完备的资料。

至于四人组又暗搓搓的补充了多少……除了当事人没谁会知道。

他唯有换个思路,琢磨着怎么放出点尾兽在此的消息将大徒弟引过来。

只是还没等他琢磨出什么来,他放在木叶用来和纲手联络的小□□就带来了一个无法跟“好”扯上关系的消息。

“木叶遇袭……”

“不要回来!”

------分隔线----------------------------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