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文学 >

硕大的囊袋拍 坏老人全本免费阅读-王爷张嘴吃药

时间:2020年10月22日    作者:小豆丁
正当琉璃想再开玩笑的说一遍时,雪念寒戏谑的声音传来:“好,翳儿那么快就要见师傅,也是应该让师傅瞧瞧我家娘子!”听着这话,琉璃脸色绯红,嗔怒又娇奢道:“谁是你娘子啊!”说完,假装被美食吸引,不再看雪念寒。雪念寒瞧见面若桃花,耳朵发红,又有点小女人娇糯的琉璃,眉眼笑意更浓,没来由的心情大好。待看到琉璃放下筷子时,雪念寒拍拍手,不一会便有人进来,来人身着青色锦衣,恭敬的向雪念寒行礼,“公子,有何吩咐?”...

对于琉璃的问话,雪念寒沉默了一会。

琉璃注意到雪念寒的眸光由清明转向暗淡,又由暗淡转向清明。那一瞬间的变化还是让琉璃捕捉到了,心中正纳闷。

便传来雪念寒的清淡的声音:“师傅在我十八岁时交于我的”。

“噢,就是觉得挺奇特的,也不知道你师傅从哪来的?”琉璃咬了一口糕点,故作轻松又随意的问道。

“具体不清楚”雪念寒回道。

琉璃听了,皱着个眉头,思忱着雪念寒是不是有所隐瞒,可是看他毫无变化的表情也瞧不出任何的线索。

但自己又不可以太明显的表露出来,所以琉璃轻笑了一声:“那么奇特的东西,哪天见见你师傅我也要一支来!”

说完,还呵呵俏皮笑了两声。

雪念寒则嘴角上扬,淡笑不语,不应好,也不应不好。

正当琉璃想再开玩笑的说一遍时,雪念寒戏谑的声音传来:“好,翳儿那么快就要见师傅,也是应该让师傅瞧瞧我家娘子!”

听着这话,琉璃脸色绯红,嗔怒又娇奢道:“谁是你娘子啊!”

说完,假装被美食吸引,不再看雪念寒。

雪念寒瞧见面若桃花,耳朵发红,又有点小女人娇糯的琉璃,眉眼笑意更浓,没来由的心情大好。

待看到琉璃放下筷子时,雪念寒拍拍手,不一会便有人进来,来人身着青色锦衣,恭敬的向雪念寒行礼,“公子,有何吩咐?”

“把掌柜唤来”雪念寒冷冽的声音传出。

这家伙真能装,对下面的人冷冰冰的感觉,琉璃暗思着?

不一会,一个身着青衫的中年男子走过来,步履冲忙,但又异常稳健,见到雪念寒,愣了一下,而后恭敬的回道:“见过公子,今日未想公子会亲自前来,公子有什么吩咐?”

背对着青衫男子的琉璃在听到声音时,已然抬起头转过来,看到青衫男子,瞪大了眼睛,这不是醉月居的掌柜吗?

琉璃狐疑的望了望雪念寒,又扫视一眼四周,心中暗道,这个地方,莫非是醉月居!

见着琉璃满腹狐疑,眼睛滴溜溜转的样子,雪念寒轻声一笑,回应道:“这是醉月居后院!”

就在雪念寒一笑的瞬间,青衫掌柜使劲眨巴着眼睛,一副狐疑的状态,刚刚公子是在笑吗?

从记忆中开始,好像没有见过公子笑!这,这位姑娘……,掌柜的又转头望向琉璃,想要看清楚琉璃的样子。

然只望了一眼,便感受到一阵冷冽的目光盯着自己,掌柜的忙又低下头。

公子果然没有变,还是看样子,掌柜的暗思着,擦了擦额间的汗。

“让今日的主厨今后跟着她,专门为她做吃食”,雪念寒说道。

“是,公子,今日的主厨是芮姨,要现在叫芮姨过来见见吗?”掌柜的小心翼翼的问。

“嗯”雪念寒点点头。

然后掌柜的便退了出去。

待掌柜的出去,琉璃站起来,冲着雪念寒说道:“把厨子给我?”

“嗯”雪念寒依旧点点头。

“这醉月居是你的产业啦,不是江令鹏的?那你是不是也认识轩辕王?”想想掌柜的如此恭敬,而且说挖厨子就挖厨子,除了是主家,还能是什么?

“嗯,我的”雪念寒依旧是点点头。

“哇,那我是不是可以来吃免费餐?”琉璃惊呼道,而后又觉得不妥,尴尬的呵呵笑笑掩饰自己。

“嗯,都可以,还有我把今日的主厨芮姨也一并调过来伺候你”,然后递给琉璃一个银色月形玉佩,“这是代表我身份月影印,见到它如见我,只要是我的产业,你想做什么都可以”,雪念寒笑着,宠溺的说道。

琉璃伸手接过来,婆娑着这块月影印,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想想现在两人都还不是恋人关系,对方居然就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了自己,虽然是活了两世的人,可心底依旧是欢喜雀跃的。

琉璃掩饰起心底的欢喜,打趣道:“那么重要的东西就给了我,你就不怕,不怕我做对你不利的事?”

“翳儿高兴就好”雪念寒含笑答道。

琉璃再次被这宠溺所触动,心底对雪念寒的接受又近了一步,嘴角幸福的笑意溢满,连她自己都未曾发现。

雪念寒看到满眼含笑,幸福沉溺的小女人模样,心中亦升起满足感,果然,看到她笑,世界都感觉在笑。

那深情地注视被进来的掌柜和芮姨瞧在眼里,又再一次令两人刷新了看法,一直不让女人近身的公子,为何会沉迷与这样一个女子?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写满疑虑的眼睛再次打量着琉璃,此刻琉璃刚好是面对着两人,两人瞧见琉璃,眼露惊叹之色。

素白衣服一身,雅致玉颜、倾国倾城,一头乌黑的发丝翩垂芊细腰间,头绾风流别致发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紫水晶缺月木兰簪,项上挂着圈玲珑剔透璎珞串,身着淡紫色对襟连衣裙,绣着连珠团花锦纹,内罩玉色烟萝银丝轻纱衫,衬着月白微粉色睡莲短腰襦,腰间用一条集萃山淡蓝软纱轻轻挽住。

如此绝妙的容颜,闪着聪慧的双眸足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公子,两人脸上一同出现赞同的神色。

芮姨恭敬的与雪念寒施礼,雪念寒忙道:“芮姨无须多礼,这便是你要跟随的主子。”

琉璃瞧见雪念寒与芮姨说话时明显比与掌柜的说话要更和蔼客气,心中甚是纳闷。

“见过姑娘”芮姨转身向琉璃行礼,琉璃忙起身扶起要屈膝的芮姨,这雪念寒都不让她行礼,自己更不可能让她行礼了!

“那个,雪念寒,你真要把她给我吗?”琉璃再次问道。

“嗯,以后她就是你的人了,芮姨除了很擅长厨艺,也很擅长女红”雪念寒继续说道。

芮姨始终目光慈祥和蔼的望着琉璃,听见雪念寒的说辞,对上琉璃说道:“姑娘,放心,能服侍姑娘也是我的荣幸”

“哦,谢谢芮姨”,琉璃笑笑。

“不过,目前我也不太方便带着你,要不这样,你先在这里继续呆着,等时机成熟了我再让你过来,你看成吗?”琉璃补充说道。

“这……”芮姨转头目光望向雪念寒。

琉璃是想,自己都是住在冷宫里,总不能把人带往冷宫吧!

等自己出来了,再带到胭脂留情美容院去就好。

雪念寒估计想到了琉璃的顾虑,接口道:“芮姨是自己人,如果带去也没有关系!”

说完便看着琉璃,等琉璃的回复。

“可是,还是不太好吧”琉璃已然坚持。

“嗯,好依你,后面再安排”雪念寒看着为难的琉璃回道。

待掌柜的和芮姨下去,琉璃坐下对着雪念寒说道:“谢谢你啊,虽然我也很想带她去冷宫,但是,那毕竟是兰擎琪的地盘,还是小心点吧。”

“嗯,不用担心,我会安排”雪念寒点点头回应。

看着这样的温柔的腻出水样的雪念寒,琉璃会心一笑,他的温柔好像真的只对自己,心头没由来的喜悦感弥漫开来。

“走,带你去个地方”雪念寒站起来?

“啊,还要去哪里?”琉璃正惊讶着,就已经被雪念寒抱起,飞了出去。

后院已经停了一辆马车,马车四面皆是昂贵精美的丝绸所装裹,镶金嵌宝的窗牖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挡,使车外之人无法一探究竟这般华丽。

踏入马车,空间很大,里面有一软塌,雪念寒把琉璃放于软塌中,而后在右侧暗格拿出一套茶具。

倒上一杯茶,递给琉璃。

这马车都像个小房间了!

“我们去哪?还要乘马车去!”琉璃掀开垂帘,望向车窗外,只见熙熙攘攘的街上,在看到这辆车时都避在了两旁,行人看到这辆马车纷纷驻足两边。

琉璃心下一阵迷惑,转头看向雪念寒时,雪念寒竟然已将面具摘下!

琉璃惊得瞪大了眼睛,那个男子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温润如初的微笑。

“你!”琉璃惊呼!

“翳儿不是早看过了吗”雪念寒含笑说道。

琉璃瞬间窘迫起来,原以为昨晚雪念寒并不知晓,却不想人家都知道了。

“嘿嘿”琉璃尴尬的笑笑,“我就是好奇而已”

然后又有些理直气壮的再次反问:“再说了,我那么美,总不能找个丑的相公吧?”

雪念寒听闻,忽然凑过来,脸颊离琉璃只有几毫米远,眼睛盯着琉璃,戏谑的笑道:“那翳儿可对相公的相貌满意?”

琉璃被囧的更加不好意思,嘴唇随着绯红的脸颊被映照的更加红艳。

雪念寒再也控制不住,霸道上前含住了那红艳的唇,他们的身体贴合在一起,脸靠的很近,他甚至可以看到她脸上细致的绒毛,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呼吸变得灼热,语言已是多余的东西,唇瓣慢慢贴合在一起,他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看到她的眼里雾蒙蒙水润润的,脸上泛了红潮,鼻尖渗出细小的汗珠,嘴唇微微张着,露出鲜嫩水润的舌尖,清纯夹杂着妩媚,那惹人怜爱的样子让他情难自禁地低头含住她的唇瓣,继而温柔地绕住她的舌尖,她轻颤着承受他的爱意,睫毛扑闪着……

------分隔线----------------------------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