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文学 >

药用掰弯体育生室友 总裁 高 h 限慎 小说/综女神不易做

时间:2020年12月29日    作者:三界独尊
身上的白色长裙无风自动,手边的权杖上璀璨的光华蔓延至空间的每一个角落,有着少女模样的女神声音飘散在风中。“我会选择无悔的那条路。”她轻勾起嘴角,看向前方的女性,“阿尔忒弥斯。”而后,梦境和熟悉的景象全部都破碎,展现在他眼前的是支离破碎的残影,还有那时不时敲击着的钟响。...

“雅典娜,如果有一天你必须做出选择的话……你会怎么做?”破碎的世界中,那个有着世间最为耀眼容貌的女性如此问着眼前的金发少女。

光与影的夹缝中,继承了双神格的明眸女神噙着清浅的笑容,在光芒的照射下,眼神坚定,那种不为任何事物所妥协的清澈目光,让那个询问的人愣住了。

身上的白色长裙无风自动,手边的权杖上璀璨的光华蔓延至空间的每一个角落,有着少女模样的女神声音飘散在风中。

“我会选择无悔的那条路。”她轻勾起嘴角,看向前方的女性,“阿尔忒弥斯。”

而后,梦境和熟悉的景象全部都破碎,展现在他眼前的是支离破碎的残影,还有那时不时敲击着的钟响。

从混沌的世界中醒过来,艾俄洛斯率先看到的是正在擦拭武器的卫宫切嗣,他动了动因长时间没有动过而僵硬的右手,这才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

感觉到一直散落在身上的阴影没了影子,卫宫切嗣抬眸,瞥见金发少年的神情十分的茫然,就像是迷路找不到方向一样,有些担忧道:“艾俄洛斯?”

听闻声音,少年立刻从梦魇中回过神,当他看到喊他的人的长相后,又愣了下。

“做了噩梦?”卫宫切嗣放下手中的事情,走过来,“英灵也会做梦?”

艾俄洛斯并没回答这个问题,不——应该说他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卫宫切嗣的话。英灵是否会做梦,和他并没有太大关系。

因为,尽管这是他第三次被召唤到世间,这一次他并不是以英灵的形式降临到这个世界的。

“也许吧。”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艾俄洛斯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卫宫切嗣看了下手表,面无表情的开口道:“晚上八点。”

八点?他居然就这么坐着睡着了?

而且,还做了一个这么久远的梦,还真是——

艾俄洛斯按着太阳穴,头疼着怎么让其他阵营的Master和英灵主动现身,既然知道了圣杯并非那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道具,那么彼此相互厮杀也就失去了意义。当然了,那些只是冲着圣杯无关愿望之人……就另当别论了。

不等他细想,就察觉到了一个熟悉的气息。

混沌中夹杂着狂暴的气息迎面而来,仿若黑暗降临世间!

瞬间的功夫,艾俄洛斯已经拎起了卫宫切嗣离开了原地,没有给后者任何询问的机会,他眼神一凛,另外一只手上宝具化为了无形的形态,对着来者就是狠狠一击。

这种好不顾念曾经同伴之间情谊的做法,让来犯者忍不住苦笑。

撒加很清楚,他是为了寻找一个解开死结的方法才会来到这里,并且是以这种不完全自由的模样。说是为了让雅典娜的存在重新回到世间,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他和希绪弗斯有着本质的区别,什么样的现状都无法让他改变初衷,要得到圣杯,就要消灭其他所有敌人,而这其中有着最大隐患的就是这个突然出现又消失的英灵了。

可是,就在他刚刚攻击出去,熟悉的力量和光辉显现的那刻,他就感到了后悔。尽管模样发生了改变,他是不会认错的,这个金发英灵……便是他们的女神雅典娜。

见来人并没有继续攻击,艾俄洛斯低声对着卫宫切嗣说了什么,便消失在了原地。卫宫切嗣很快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因为就在艾俄洛斯不见后,那个疑似狂战士的英灵也气息全无,很明显已经不在此地。

卫宫切嗣望向外面,一金一蓝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的远去中。见状,他相当诧异:“追着艾俄洛斯而去了?”

一般来说,要解决掉英灵,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直接杀掉他的Master。而他卫宫切嗣,就是打算这么做的。

以自身为诱饵,艾俄洛斯带着撒加来到了没有其他人的森林。

见到这个熟悉的地方,撒加眼中的疑惑渐深——这里,不就是他之前没有意识的时候来过的地方?

“这里的话,你应该很熟悉。”艾俄洛斯不躲也不避,而是眉头紧蹙,“现在,可以说说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了吧。”

撒加盯着眼前的少年看了很久,才解除了身上的武装。

“如果我说……是为了你的话,你会怎么做?”

“一个没有我存在的未来?”撒加的神色骤变,艾俄洛斯就知道他猜对了。“看起来还真是这样啊。”

“你就没有什么想解释的吗?艾俄洛斯!”撒加咬牙切齿道,“自顾自的消失,招呼也不打一下,你有考虑过其他人的感受吗?”

“双子座撒加,如果我只是艾俄洛斯的话,或许我会顾及一下你们的心情,可惜啊……”艾俄洛斯无所谓的笑笑,“你也知道,我并不只是艾俄洛斯这个存在。”

“让一个向来独来独往的神明,去考虑人类的心情……你不觉得很奇怪?”

撒加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极为诡异:“这么说来,你承认你是雅典娜了?”

艾俄洛斯双手负于身后,侧着头,反问道:“我什么时候否认过了。而且,你要找的神明也不是我,而是平行世界的‘雅典娜’才对。”

“可是你们是同等的存在。”对此,撒加丝毫没有被忽悠,他语气认真,一字一句道,“彭透斯对我说,只要改变一个世界的雅典娜的命运,那么这个死局就可以被破除。”

艾俄洛斯没有说话,安静的当着他的听众。

“保护你,和我来这里的初衷并不冲突。”撒加这样下了定论。

“不是这样的,双子座撒加。”艾俄洛斯忽然间笑出声,迎上青年错愕的目光,他叹了口气,“你是来寻求圣杯实现愿望的话,我只能让你失望了。”

撒加以眼神询问:“?”

“我会来到这里,是因为无论如何都要做一个了结!”艾俄洛斯语气悠然,说的话却十分令人震惊,“其中之一,便是摧毁圣杯。”

将视线望向那个不语的人,艾俄洛斯眯起眼眸:“就算这样,你还要用保护的名义待在我身边?”

“你是为了阻止任何人得到圣杯?”

“啊,可以这么理解呢,撒加。”艾俄洛斯颇有耐心的解释道,“不让任何人有机会用圣杯做什么,比如——你,希绪弗斯。”

“所以这一次我们还是要站在对立面了,艾俄洛斯——不,雅典娜女神。”

看着同伴依旧清澈的双眸,艾俄洛斯微笑道:“我很高兴你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同时很欣慰你没有认错人。”

“希绪弗斯的执念太深,我和他不同,我是不会被任何事情给束缚住的。”

丢下这句话,撒加就隐去了身形。

直到确认了对方离去,艾俄洛斯才松了口气。

“终于把最难搞的给忽悠了。”

“为什么不将事实的真相干脆的告诉他?”Lancer的身影自暗处走出,他望着蓝发青年离开的方向,“就你现在这个情况,多一个盟友不是更好?”

艾俄洛斯头也不抬道:“有你就够了。”

尽管想不出来这个银发少年到底是谁,可心里那种熟悉得默契感,让艾俄洛斯放弃了挣扎,反正很多事情就是没道理可寻。

“我应该说很荣幸?”Lancer笑着摇了摇头,“我能够帮助你的事情始终太少,我的立场比较麻烦。”

艾俄洛斯冲着他眨了眨眼:“嗯,你应该庆幸有一个什么都不管,让你自我放飞的Master?”

对于艾俄洛斯不负责任的说法,Lancer像是被噎到了一样,好半天才说道,“我真想知道……你是抱着什么心情说出这种话的。”

“我也不知道,只是这么想着就说了。”艾俄洛斯丝毫没有介怀什么。

“真是恶趣味啊。”

“多谢夸奖。”

“喂,这可不是表扬你啊!”

艾俄洛斯眉头一挑,不语。

“算了算了,反正你一直这样。”Lancer一脸挫败。

“对了,你还没回答刚刚的问题。”

艾俄洛斯问道:“你是说不告诉他真相?”

“是啊,他好歹也是你名义上的战士吧?你希望的话,不要说保护你了,改变立场也是有可能的。”

艾俄洛斯怔然,旋即笑道:“你会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你不了解他。”

Lancer冷笑一声:“我为什么要了解情敌?”

故意忽略那两个字,艾俄洛斯沉声道:“撒加他并不是什么容易改变想法的人,这点……我已经见过很多次了。”

有着高大形象的圣域双子座黄金圣斗士,他温柔强大,对于同伴的训练却完全不会放水。而在对待叛徒和敌人的时候,那份狠劲……和走极端路线的艾俄洛斯有得一拼。

“告诉了他真相,只会让他自裁回到正确的时间继续寻找答案,这么一来——”另一个世界的雅典娜的心血就完全白费了。这样的话无法告诉Lancer,不——就算说了,他也不会明白,于是话到了嘴巴就变了,“就会变成一个死循环,他会越陷越深,最终再也逃不出枷锁。”

Lancer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艾俄洛斯,迟疑了下才说道:“你就这么肯定……这个叫做撒加的人,会做到这个地步?”

“我不肯定。只是——就算不是做到这个地步,也会八九不离十了。”

艾俄洛斯无从得知,另外一个世界的他……最终到底为什么做出了那样的决定,只是对于这个结局他完全不意外。

也许,真的到了那个约定之日,他也会和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做出一样的决定吧。

------分隔线----------------------------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