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文学 >

市委一秘郑燕燕第一次 小荡货爽死你h&双世宠婚

时间:2020年09月18日    作者:莫伟亚
陈欣怡微微一笑,信心十足地说道:“放心吧,迟早有一天也会有男人为你买的。”闻言,郭晨只是淡然地走了过去,并不打算掺和进去。而郭夕和陈欣怡却似是把她当做空气一般,继续聊得热火朝天。用完餐之后,郭晨便径直上了楼。合作案还没有制定好之前,她自然而然是不会懈怠的,也不会允许自己去做些娱乐活动。不过明晚赵清泉和王语的订婚宴,直觉告诉她,很可能会发生些什么。否则,他们也就没有必要邀请自己了不是吗?甚至上次的慈...

郭晨每次出门之前都会把自己的卧室门给锁起来,就是为了提防陈欣怡和郭夕二人趁着她不在家的时候做些什么。

小时候母亲离世,她刚搬进郭家别墅的时候,可没少遭受到郭夕和陈欣怡的冷眼相待以及各种对付。

以至于,她比同龄人都要早熟的多,也更加深谙人性的阴暗面以及明事理。

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她可不认为郭夕这次打电话让她回来,就只单纯是为了看郭铭远的病情而已!

毕竟,郭夕和赵凝露一直都走得很近!

既然如此,那么她今晚当然会小心谨慎的多。

把包包放在房间里,换了一套家居服之后,郭晨便离开了卧室。

下了楼梯,只见郭夕和陈欣怡已经在用餐了,并且二人还在聊着有关于王语和赵清泉订婚的事情。

“听凝露说赵总给王语买了一套很昂贵的婚纱,虽然订婚的时候不需要穿,但是我真的好想见一见那套婚纱长什么样子啊!”郭夕满眼放光地感叹道。

陈欣怡微微一笑,信心十足地说道:“放心吧,迟早有一天也会有男人为你买的。”

闻言,郭晨只是淡然地走了过去,并不打算掺和进去。

而郭夕和陈欣怡却似是把她当做空气一般,继续聊得热火朝天。

用完餐之后,郭晨便径直上了楼。

合作案还没有制定好之前,她自然而然是不会懈怠的,也不会允许自己去做些娱乐活动。

不过明晚赵清泉和王语的订婚宴,直觉告诉她,很可能会发生些什么。

否则,他们也就没有必要邀请自己了不是吗?

甚至上次的慈善晚宴都出了那样的事情,王语和赵清泉也没有反悔。

抛开那些不值一提的事情,郭晨立即一头扎进工作中,开始忙碌起来。

与此同时,薄家别墅,书房内。

薄倾直视着面色稍微有些不悦的薄景逸,眉头深锁。

薄景逸推了推脸上的金丝眼镜,“薄倾,你就算是再怎么的喜欢郭晨,也千不该万不该在工作上为她放水啊。”

“这份合作案,至少有百分之二十的地方是我不满意的,如果不是因为郭晨的话,那么你又何必要犯这么简单的错误?”薄景逸那张俊冷而又不怒自威的脸庞上堆满了恨铁不成钢的愠怒。

薄倾的唇瓣深深地抿成了一条直线,微微有些泛白,深邃的双眸中幽幽地泛着波光。

“爸,既然你当初愿意把薄氏全权托付给我,那么你就应该尊重我所做的每一个决定。”他的语气平静如初,就好像对于他而言,利益和郭晨相比,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甚至,他都愿意为了她而去冲撞自己的父亲。

薄景逸不怒反笑道:“我把薄氏交给你,不是为了让你追女人用的!”

他的眼中闪过一抹不容小觑的精光,声音也变得愈发的凌厉而又清冷,“薄倾,你是个商人,在商人的眼里,永远都是利益至上,成功拿下项目能带给你钱和荣耀,女人又能带给你什么?”

“活下去的动力。”薄倾薄唇轻启道。

话音刚落,空气仿佛在一瞬间都死寂,二人依旧目不转睛地直视着对方的双眸,沉默不语。

薄景逸这次是真的笑出了声,薄倾的意思是说,郭晨对于他而言,是他活下去的动力?

世界上的其他东西,他都毫无留恋?

这对于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薄景逸来说,简直就是可笑至极!

索性,也就不再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你走吧,合作案的事情,我会拜托其他人来处理。”薄景逸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不再去看薄倾眼中那明敞而又坚定的眸光,转过身去看起新闻来。

“嗯。”薄倾亦不再多言,而是径直走向门口,一言不发地离开。

薄景逸冷哼了一声,脸上的愠怒依旧没有褪去,脑海中突然间浮现出一个人的名字来,于是便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

深夜,郭晨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将笔记本电脑合上,脱掉衣服并摘下项链,随后便拿上浴巾走进了浴室。

站在门口等待了许久的郭夕听见一阵轻微的关门声,伴随而来的便是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有些不安地咽了口口水,紧接着便轻轻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郭晨的房间很整洁干净,东西分类摆放的有条不紊,几乎是一会儿的功夫,她就足以发现躺在茶几上的项链。

她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将手中的项链放在了茶几上,按照一样的形状摆放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又迅速地拿起了郭晨的那条项链来,塞进了睡衣口袋里。

正当她稍微地松了一口气,刚准备轻手轻脚地走出去时,突然间一阵门响吓得她浑身一个哆嗦。

“我说郭夕,你的脑子怕不是离家出走了吧?”郭晨清冷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愠怒。

郭夕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回过身去,这才发现郭晨的身上正裹着一条浴巾,头发湿淋淋的,胳膊上和腿上却并没有多少水,就好像一早就发现了她进门一样。

“说,偷偷进我房间干什么?”郭晨朝着门口走去,好整以暇地倚靠在卧室门口,堵住了郭夕的去赵。

郭夕见状,面色稍微有些紧张和心虚,“我进来是想告诉你,爸现在的状况终于好一些了,刚刚醒来了想见你。”

语毕,郭晨不置可否,只是却依然没有让开赵。

她环顾四周,发现房间里的东西依旧摆放的很整薄,像是并没有被触碰过之后,眼中闪过一抹怀疑的光芒,“为什么不敲门?”

郭夕也不是个傻子,早就猜到郭晨是个很警觉的人,极有可能会发现自己进房间的事情,所以将一开始就想好的措辞说了出来:

“我敲了门,可是没听到你的回应,进来之后才发现你在浴室里洗澡,所以就想着先出去,打算等会儿再来叫你的。”她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道。

以至于,郭晨差点就信了。

------分隔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