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文学 >

求你今晚不要了好不好 各种玩奶头的方法-HP同人之魔法

时间:2020年11月15日    作者:三界独尊
真是干净,一尘不染。我没有太多的情绪,本来这个地方就不是我的,随便一个人就可以进来,我也不用生气。想想也是,里面的各项工具是需要保养的。就算是有魔法,一年不用还是会使用不那么顺,状态不会处于最佳。我打开立在墙角的收藏柜,里面各种材料都准备好了。整整齐齐,一样不少。看到这么效率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吧。还好暗盟没打算向外泄露这些东西,Glass大师与我做的东西都是给内部人使用。...

暗盟的待遇还是不错的,不过我还是个小虾米,所以只有一间卧室和一间工作间。

我一进房间,就看见桌子上的单子。看一眼,我就郁闷了。难道我脸上写明了“我是廉价劳动力”吗?

不管了,先把这些东西弄完好了,权当作是增加熟练度。我打开我的工作间,挂了一个“勿扰”的门牌在外,进到一年都没有来的地方。

真是干净,一尘不染。我没有太多的情绪,本来这个地方就不是我的,随便一个人就可以进来,我也不用生气。想想也是,里面的各项工具是需要保养的。就算是有魔法,一年不用还是会使用不那么顺,状态不会处于最佳。

我打开立在墙角的收藏柜,里面各种材料都准备好了。整整齐齐,一样不少。看到这么效率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吧。

还好暗盟没打算向外泄露这些东西,Glass大师与我做的东西都是给内部人使用。可是每年的消耗还是不少,这次材料上得那么勤快,看来是生产抵不了消费,着急了。

我换好衣服,坐到桌前,开始试手,尽快回复到最佳状态。这一年,我虽然没有制作几件炼金术品,但是却一直在磨练自己的技艺。每天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半个小时的专注练习时有的。

清单上头一条就是能够伪装魔力的“隐空”。这种炼金术物品不仅可以防止巫师本人的探测,还可以防备教会的手段。可以说是近年来炼金术的一大发展。这是Glass大师的杰作,虽然不需要多少的技术含量,但是需要绝对的心细和极佳的掌控力。我当初专门制作这个东西,可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准备和训练。

这个炼金术品的用途很明显,虽然只有这一个功能,但是却非常独特。虽然没有攻击能力,也没有防御能力,可是这个东西却在暗盟里的需求量排前三,一直居高不下。但是这张单子上标的数目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料。组织有什么大的行动吗?是在巫师界有大举动,还是在麻瓜社会有特别的行动?

巫师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真正的秘密。虽然有魔法部掩饰,但是想想就知道不会有这么简单。这个世界有很多国家、家族、组织和个人知道巫师,只是不声张,毕竟普通人知道了并不利于社会安定。光凭这一点,国家就会隐藏魔法世界的存在。但是隐瞒并不代表不防备,实际上很多地方都有防备巫师的手段。组织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不时会碰到这种状况,一旦被发现后果严重,基本上除了灭口与斩草除根,没有其他方法。所以在暗世界,暗盟的手段算是狠辣的。所接任务不多,但是次次都会完成,而且不惜代价。可惜暗盟接的任务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想利用这一点的人都没有得逞。

我低垂眼睑,将猜想撇开。就算组织里面有什么大的行动,也不关我什么事。而且知道了又能怎样,不要自找麻烦。

我打开融合了炼金术和科技的专用炉,将一块星银丢了进去。调好温度,我盯着那块星银,看着它慢慢融化。不能慢也不能快,否则颜色会不对,影响效果,一点也急不得。耐心和专注是炼金术师必备的品质,所以一般巫师很难成为炼金术师。

我虽然讨厌Glass老头,但是他的专业素质还是一等一的。我曾经看过他一动不动花在一道非常简单但是非常耗时的工序上整整三天。那份耐心,让我想不佩服都不行。

整整4个小时,融化终于完成。我马上用魔力将它吸出来,用准备好的工具塑形。不多时一个圆环出现,趁着还没有完全冷却的时候,我用刻刀蘸起特殊调配的墨汁在环身上刻画魔文阵。半个小时后,我画完最后一笔,将半成品浸入雪芒叶的汁液里面,稳固魔阵。

时间到,我取出成品,银亮的指环一只。真是累坏我了,还要考微雕。

算算时间,晚饭快到了。我换了身袍子,走出了门,朝黄区走去。

***

“Moon,你来了。”刚刚跨进黄区的地盘,就有人跟我打招呼,是个跟我差不多大的金发小毛孩。

组织里面小孩子还是有一些的,大多数是出生在组织,长在组织的。面前这个活泼可爱的小鬼就是组织一个高层负责人的后代,Even。我跟他比较熟,我在的时候他经常找我来玩,从我这里拿一些小玩意。他已经12岁了,因为是个哑炮,所以他没有上魔法学校。不过他对计算机很在行,誓要当世界第一黑客。

男孩的发育期比女孩子要晚,所以他现在还没有我高,所以我很慈祥地拍拍他的头,使劲揉他的头发。嗯,手感不错。

“死Moon,竟敢欺负我。”炸毛的小猫一只,真可爱。不过他老爸老猫我可不敢惹,那可是红区的一把手,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谁叫你长得没有我高,被欺负是理所当然的。有本事,你欺负回来。”我过足手瘾,发出满意的叹息声,将手收了回来。

“哼,好男不跟女斗。”他昂着头,活像只孔雀,就差摇摆尾巴了。

“走,我叫了Andy大叔准备了好吃的,专门等你呢。”Even拉起我的手,往黄区的食堂走。

“我想大叔的手艺很久了。”想到即将到口的美食,我笑弯了眼睛。

我们一走进宽敞的大厅,就发现本该闹腾的餐厅安静了下来。

Even撞了我一下,眼睛往左边瞟了一眼。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是他。

远处的男孩一袭黑袍,身材修长挺拔,眉目俊美无匹,虽说只有15岁,却气势逼人,做事沉稳,颇有王者风范。他就是Sand的孙子Kid,未来的暗盟少主。

“Moon,好久不见。”Kid看见我,朝我走来,声音冷硬。

“真是好久了,我都快忘了你。”我跟他不对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整个暗盟都知道。

“想来也是,Hogwarts的生活□□逸了,记忆力退化也是正常。”Kid读的是德国那所以黑魔法著名的学校,一向看不起Dumbledore统治下的Hogwarts。

“Hogwarts的生活是轻松,但是就算这样我也完成了老师教的任务。明天就是考核了,是高是低,手下见真章。”谁怕谁呀,有种放马过来。

“Hogwarts不教这些,明天会怎样,难说。”明摆着找茬。

“走着瞧。”我也不客气。

他高昂着头颅,率着他那一群爪牙离开大厅。本来这个地方就不是他们那种人来的地方,还真是难为那个人了。

“哼,老爸还说他成熟稳重,可堪大任。就这幅德行,Moon你一刺激他就露出本性。”Even向来看不起这个所谓的少主,当然是站在我这边。

“人家有钱有势嘛。”我无所谓,只是语气不怎么好。

“知道,不就是……”Even没有明说,但是蔑视之意显而易见,“反正他已经连着几年在考核里面没有赢过你了。明天,有他好看的。”

“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找我茬,他不是每年考核都第一吗?”想起交恶的原因,我摇摇头。

“他呀,想处处压人一头。你有几门课就是比他好,他不服气,就只会找茬,不羞。”Even笑得开心,他也有一个地方压过Kid,Kid也曾经找过他的麻烦。

“行了,我肚子饿了。快走,要不然大叔不留给我们了。”不能让恶人倒我胃口,好不容易大叔做好吃的,自然不能错过。

我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嬴也罢,输也罢,我都不会受到什么影响。与其说我们两人看不对眼,还不如说他自己单方面找茬。不过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还真认为别人不如他不成。

“对了,蓝区来了一些新东西,我们明天办完事后去吧。”蓝区是资料集中区,我们每个人都有权限,可以去找一些东西。就对我而言,炼金术那一块是完全开放的。炼金术师之间的交流比较频繁,有些细节没有师傅教授,光看书是不成的。所以炼金术师之间,基本上是没有秘密可言的。

红黄蓝三区是暗盟的公共区域,红区是组织成员的切磋训练区,黄区是生活服务区,蓝区是公共资料区。

***

我收拾好东西,约Even去红区。这是Even老爸的地盘,就算是Kid也不敢放肆。所以我还真不担心他仗势欺人。

很可惜,我们不是一组。除非他可以不顾身份,向我这个低组别挑战。这里是7-10岁一组,11-14岁一组,15-17岁一组,18岁及以上一组。我在第二组,他在第三组。一般来说高组别的人是不能向低组别的人挑战,但是凡事有例外。不过就Kid那品性,我还真拿不准他会不会做出这种事。

这每个年龄段分为魔法组与非魔法组,各自分开进行考核。我这次的对手主要是Kid手下几人,不足为虑。因为我是炼金术学徒呀,炼金术师之间的战斗可不仅是魔法。

考核一开始,就是混战。我带着自己制作的防御物品,仗着身轻手快,混不在意,手拿魔杖,几个魔法飞快击向几人。我也不客气,在这个地方,是不能留手的。

不过10分钟,战斗就结束了,我将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击倒出线,获得胜利。那些人受的伤不重,但是也断了好几根肋骨。这种伤,用魔法治疗不算难。

那边,Even也结束了他的战斗。这家伙,将他的对手整了个灰头土脸,光荣的输了。

“Moon,手还挺快的嘛。”阴魂不散的Kid,还不愧他的纨绔之名。

“想试试吗?”我眯起眼睛,似笑非笑。

------分隔线----------------------------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