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文学 >

爸爸好累换一个姿态 礼服下的娇乳小说-终是自在

时间:2020年08月13日    作者:夏小小
程韵执边看电视边数数,“4、5…….18……22”程子执问她:“你数什么呢?”韵执看了他一眼,来了精神,说:“数你的叹息声啊,你今天怎么了?老是叹气啊?”她凑到哥哥跟前,好奇的问。“小鬼!去,一边凉快去。”程子执反驳到,“我哪里老叹气了?”“还说没有?我都数到22了。”韵执冲她眨着眼笑笑。程子执怕韵执发现自己的秘密,赶紧回房间了。韵执哪里肯放过他,继续追过来问:“喂,你到底...

初中生活是忙碌的,寒假开学后许自在忙于应付各门功课,很快把假期时那次溜冰的不愉快经历给淡忘了。她每天照常乘公交车上学,在车站遇到严冰,再跟严冰一起到学校,每天忙着背历史、政治,每天有写不完的作业,也有忙不完的学生活动,总之,许自在的生活是丰富多采、忙忙碌碌、无忧无虑的。

尽管过了一个寒假,程子执依然能清晰记得溜冰那天的所有细节,有些事情他越想忘记,就越记得清楚。许自在惊慌、愤怒的眼神始终困扰着他,上帝,谁能告诉他到底该怎么办?

有时候他想干脆去找许自在道个歉算了,省得老是这么折磨自己,但每次遇到许自在他都说不出口。

程韵执边看电视边数数,“4、5…….18……22”程子执问她:“你数什么呢?”韵执看了他一眼,来了精神,说:“数你的叹息声啊,你今天怎么了?老是叹气啊?”她凑到哥哥跟前,好奇的问。“小鬼!去,一边凉快去。”程子执反驳到,“我哪里老叹气了?”“还说没有?我都数到22了。”韵执冲她眨着眼笑笑。程子执怕韵执发现自己的秘密,赶紧回房间了。韵执哪里肯放过他,继续追过来问:“喂,你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吧!”看着妹妹好奇的样子,他故意说:“还不是为学习发愁!”

“学习?”韵执有点不解,“你不是向来都学习很好吗?老考第一名呢!”

“你知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程子执煞有介事的说。韵执摇头,表示还是不明白。“怎么这么笨啊?你,到底是不是我程子执的亲妹妹啊?”他指着韵执的脑门说。

“你老哥现在读的R大附中就是个人外人,天外天,所有厉害的人物都集中到那儿了,要想保持第一名,太难了!你看我,天天背书,背的我都快成书呆子了。”程子执一副受苦受难的表情。

韵执看哥哥不象开玩笑,不免有点同情,说:“原来上R大附中这么难啊,我将来一定不上这样的学校。”小丫头算计着:“我要上八一!”

“八一?为什么?”程子执问。

“上八一就不用太努力学习了,想玩什么就玩什么,也不用担心考倒数第一。”韵执美美的想。“那到时候我也转学过去,陪你上八一好不好?”程子执期待的看着妹妹。

“好啊,那我就可以跟你们一起玩了!”韵执也觉得这样最好。

程子执还是经常往八一跑,他渴望能在八一的校园偶遇许自在,然而这样的渴望每每落空,这更刺激着程子执的决心,关美云的同学们都说:“美云,你男朋友对你简直太好了,几乎天天来八一报道!”关美云得意的笑笑,“他说以后还要转学过来呢!”“哦,伟大的爱情啊!”同学们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初一下学期,大院里的班车因为利用率并不高,开始叫停,首长们开始堂而皇之的用专车送自己的子女们上学、放学。许自在因为一直坐公交车,对这个变化并未留意。其实自己的爷爷奶奶出门也有专车,只是她不习惯坐而已。

早上出门的时候,许自在把英语课本落在家里,又匆忙回来取。她一路小跑着去赶公交车,只差了几秒钟,她无奈的目送一车人走远,心里后悔不已,下一班车不知道什么时候了?看来今天非迟到不可。

程子执和妹妹上学、放学都有司机接送,关美云有时候也和他们同乘一车。韵执可不象哥哥那样喜欢美云,她甚至有时候对美云有种隐隐约约的敌意,可能她认为哥哥对美云比对自己这个亲妹妹还要亲吧?三个人同坐在一辆车上,韵执气鼓鼓的望着车窗外的景物发呆,美云和程子执则有说有笑。“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韵执想。

她还在为早上的事情不快,关美云来找程子执一起去上学,韵执还没准备好,就让关美云在客厅等一会儿,客厅里挂着一个鸟笼子,里边有一只小小的金丝雀,是程爸的朋友老陈送给韵执的生日礼物,这是一只很名贵的鸟,韵执喜欢的不得了,给它取名字叫小金,每天亲自给它喂食,谁都不让碰一下。关美云看着小鸟金色的羽毛,闪着华丽的光彩,忍不住想摸摸看,她轻轻打开鸟笼,把手伸进去,正好摸到小金尾巴上的羽毛,小金一急,噌一下飞到鸟笼的顶部,尾巴上的毛被关美云拽断了两根,关美云捏着两根羽毛研究,这只鸟为什么能发出金色的光?

韵执收拾好书包出来的时候,看到关美云站在鸟笼边,手里捏着两根金色羽毛,再看看笼子中的小金,显然是受惊过度,正惶恐的看着关美云唧唧喳喳的乱叫。韵执冲过去,抢过美云手中的羽毛,大声问:“你对小金做了什么?”看着程韵执愤怒的目光,关美云觉得好笑,不就是一只鸟吗?“我只是想摸摸它,一不小心拔掉了两根羽毛。”关美云解释。

“你?谁允许你摸它了?”韵执气急了,冲关美云吼到。

“摸它怎么了?不就是一只破鸟吗?再让我摸我还不希罕了呢?”关美云在家也是大小姐一个,向来都是她向别人发脾气,哪里容得了别人这么吼她。

程子执正和司机发动车子,听到争吵声,赶紧进来看,看到两个女孩子怒目相向,几乎要大打出手的样子,立即拦住,问了半天才知道美云动了韵执的心肝宝贝,他拉着韵执的胳膊说:“别那么没礼貌,那鸟不是好好的?只是掉了根羽毛而已,你应该跟美云道歉!”

韵执摇头,很坚决的说了声:“不要!”

程子执说:“你这样大吼大叫很不礼貌,是不是让我告诉老爸老妈去?”韵执还是不肯妥协:“随便你,我就是不道歉!”程子执握着拳头,在韵执面前挥了挥,“别以为我不敢揍你?”韵执哼了一声,“去就去!”

现在韵执仍在为早上的事情生气,她不理哥哥和美云,只是看着窗外。她忽然看到许自在的身影,在整个大院里,敢跟程子执作对而又始终不屈服的只有许自在。她好像没赶上刚才那班车,正在无可奈何的等着下一班车,看她那焦急的样子,是不是快要迟到了?韵执跟司机说:“叔叔您停一下车,我们顺便带上那个姐姐!”程子执和关美云冲韵执指的方向望去,看到许自在都不由一怔。

韵执冲许自在喊:“姐姐,一起走吧?”

看到韵执,许自在走过来,“我正愁没赶上车,怕迟到了呢!”她刚想应韵执邀请一起走,目光一扫,看到车后坐的程子执和关美云,算了,她想,真是冤家路窄!

“谢谢韵执,我等下一班公交车好了!”她挥挥手,不打算委屈自己。

关美云有点不耐烦的样子,“她既然要等车,我们先走好了!”

韵执也很执着,白了一眼关美云:“我就想跟许自在一起走!”她直接下车,拉着许自在往副驾驶的位子上坐,自己则挤在程子执和关美云中间,还故意对关美云说:“挤死了,你往边上点行不行?”关美云被她气的无话可说,直看程子执,程子执却心不在焉。

送完韵执,本来应该送程子执的,可他却说:“先送美云吧!”所以,那天最后一个送程子执,我们的程大帅哥有了他中学生涯中的第一次迟到经历。

日复一日,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在程子执心中变得越来越清晰,他无法表达,心中却反复描绘,所以不经意的时候,他的笔会泄露他的心情。程子执在美术班临摹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把人像的眼睛刻画成脑海中的形象,他一惊,赶紧把作品涂掉,樊卓云看着他心神不定的样子,问:“你怎了?老大。”“没,没什么!”他赶紧把涂掉的作品挡起来。

绘画班结束的时候,老师留作业让每个人都交一幅自己最熟悉的人物素描,程子执认真的把作业要求记下。程子执上绘画班已有几年了,当时还在上小学,老师夸他很有天分,所以就坚持学了下来。

周末的时候,拉了关美云来当模特,在大院的草坪上支起画架,有模有样的展开画板,声称要给关美云画一张角色美人图,两个人嘻嘻哈哈边画边笑,程子执给关美云讲自己在学校的趣事,惹的关美云笑个不停,捂着肚子问:“最后那个上了女厕所的男同学到底怎么出来的?”“被人抬出来的!”程子执说,关美云笑的更厉害。

许自在正靠在老槐树下的秋千边看《简爱》,当看到简爱在遥远的地方听到罗切斯特的呼唤的时候,仿佛听到远方也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许自在,你在哪里?”她感觉到那是最好的朋友宁浩的声音。呵呵,被人牵挂也是一种幸福啊!她享受着这酷似天籁的呼唤声,看着胸前别的梅花别针,憧憬着跟宁浩重逢的美丽时刻,宁浩暑假就要来北京看她了!昨天是他在电话中亲口告诉她的。许自在沉溺在自己快乐的世界里。

可是她的快乐被人打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程子执和关美云在不远处的草坪上支起了画架,程子执一边画着什么一边和关美云说笑,关美云夸张的笑声在附近肆意飞扬,许自在拧着眉头,她觉得相当不爽。程子执怎么就阴魂不散呢?她用walkman的耳机把耳朵塞上,尽管不舒服,却能阻挡一些噪音。

程子执总不能专心的帮关美云画素描,他的笔不经意间改变了方向,他描到不远处的老槐树下一个熟悉的影子,背靠老槐树,聚精会神的读书,她在读什么呢?他有点好奇?又是什么情景引发了她的憧憬呢?看她刚才一副快乐、安逸的表情,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会不会跟自己有一点点关系呢?她的憧憬里有自己的存在吗?程子执边想边画,很快,画板上出现了一个女孩子的形象,她匀称的身材,一头柔软的长发,坐在秋千上随意悠荡,风掀起她的裙,吹乱她的发,但并不影响她的美丽,她就象一个仙子误入凡间,那么柔和,宁静。画完后程子执舒了一口气,随即,他把一张白纸重新铺好,继续给关美云画素描。

关美云在远处喊:“画了这么半天我能不能过去看一眼?”

“不能,等会画好了才能让你看!”程子执冲她神秘的一笑,很快关美云便迷失在这笑容里,耐心的等待,直到程子执说好了,她才走过来。

“这是我吗?”关美云看着画像问,“当然。”程子执点点头。

“看着好陌生,尤其是眼睛。”关美云在记忆里搜索,这双眼睛在哪里见过,她肯定这不象她。“眼睛画的不象!”程子执也一惊,这双眼睛象极了许自在,他赶紧修改,勾勾画画,再看,已经是关美云的形象。

“这次象我了!”关美云看着画像高兴的说,“把这张画送给我好吗?”

程子执点头,“等老师看完了就送给你!”

许自在一直盼望着暑假能快点来,那样宁浩就能早点来北京了。

大院里其他孩子也都盼望着暑假能快点来,因为今年大院里还要组织孩子们去夏令营,听说地点是北京最著名的风景区——燕栖湖。

回想上次夏令营和许自在的不愉快,程子执决定趁这次夏令营机会调整战略,建立和许自在的外交关系,进行正常外交活动,从而促进程许关系的长足发展。

关美云因为上次夏令营吃了不少苦,怕今年还是如此,所以不想再去,也劝程子执别去了。没想到程子执倒是很坚决,“去玩玩吧,憋在家里太没意思。”程子执一句话,关美云立刻动摇了,“去就去吧,不过我这次一定要多带点好吃的,到时候你要帮我背包包噢!”程子执立刻显出一派绅士风度:“很乐意为美女效劳!”

老师一宣布放暑假大家都发了疯似的往外跑,许自在更是高兴的恨不得飞起来:“终于解放了!”严冰却拦住她,“许自在,你暑假有活动吗?如果没事就跟我们一起去合唱团吧!”许自在有点为难,“暑假的时候我有个好朋友要来,我希望陪他一起玩呢!”“这样啊,那算了!”严冰笑笑,许自在没有注意到严冰失望的表情。

夏令营的班车都要开了,程子执还没有看到许自在来,关美云看他不停的看表,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程子执突然说:“我忘记了一样东西,不知道回去拿还能不能来得及?”司机师傅说:“再等你一会,可要快点啊!”程子执旋即跑下车,他并没回家拿东西,而是直接跑到大院的老槐树下,他知道现在许自在一定在这里。

果然,许自在正抱着一本厚厚的小说打瞌睡,午后的微风抚摸着她的肌肤,让她如醺如醉。

程子执拍了她一下,“起来啊,要去夏令营了!”

许自在迷迷糊糊的,眯着一双惺忪的睡眼,“我不去了,你们去吧!”她冲程子执挥了挥说。

“为什么不去?”程子执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这可是他期待了好久的活动,而且还要准备借此机会跟她建立睦邻友好关系呢!如果她不去,他岂不是去唱独角戏?

“明天宁浩要来北京,我要陪他!”许自在轻声说,说完又眯起眼睛想继续小憩。

“宁浩!”程子执顿时茫然,胸口好像被人重重锤了一下,无法呼吸。

程子执回到车上的时候,大家都等急了,关美云说:“你去拿什么?拿到了吗?”

程子执故作潇洒的一笑,用手指在胸前做了个心形的动作,关美云不解,问:“到底是什么啊?”

程子执宠溺的揉揉她的头,说:“傻丫头,别问了,说了你也不懂。”

关美云果然不再问,乖乖的拿出耳机听音乐,并把一个耳塞塞给程子执。此时此刻,程子执非常感谢美云的体贴。

------分隔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