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文学 >

户外极限露出调教 男生被口时为什么总说慢一点_在春天种下一只迷妹

时间:2020年09月23日    作者:絮絮叨叨
她现在才感觉到了后怕,万一鱼唇生气了,不再粉自己了,把自己赶出去怎么办?她可不想做孤魂野鬼,还可能要和别人抢地盘。于心纯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压抑自己的情绪,翕动嘴唇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吓得季时雨提心吊胆的。僵持了一会儿,于心纯不在犹豫了,索性将从卧室拿来的纸和笔,塞到季时雨的手心里,道:“你现在可以碰到东西了,那就给我签个名吧。”这还是刚才她在洗澡的时候想到的。...

于心纯难得会板着脸对季时雨。

季时雨还以为她生气了,心里忐忑不安,眼珠子左左右右的晃动,小心翼翼的觑着她的脸,考虑要不要道个歉。

她现在才感觉到了后怕,万一鱼唇生气了,不再粉自己了,把自己赶出去怎么办?她可不想做孤魂野鬼,还可能要和别人抢地盘。

于心纯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压抑自己的情绪,翕动嘴唇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吓得季时雨提心吊胆的。

僵持了一会儿,于心纯不在犹豫了,索性将从卧室拿来的纸和笔,塞到季时雨的手心里,道:“你现在可以碰到东西了,那就给我签个名吧。”这还是刚才她在洗澡的时候想到的。

至于季时雨闯进她浴室里的事,既然两个都是女生,她有的东西季时雨也有,那就轻轻放过了,虽然于心纯回想起刚才浴室里的那一幕,还是会面红耳赤。

季时雨倒吸一口冷气,又放下,原来只是要个签名而已,这对她来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她哼哼唧唧道:“要一个鬼给你签名!这是压榨!这是剥削!”表面上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却依旧老老实实的执起笔来。

于心纯不说话,季时雨刚要落笔,笔尖突然一顿,抬起头来,摇了摇,自顾自道:“不对。”

于心纯以为她又要耍什么花样,狐疑的问道:“怎么了?”

季时雨推开本子,把笔还给了她,“鱼唇!就算我签名了,也没用,除了你之外是看不见的。”就像她的人一样。

“你就给我签一个嘛~”于心纯不在意别人能不能看到,不死心求道。

签名这种东西,除了拿去炫耀以外,貌似也没有其他的作用,季时雨不明白,也拗不过她,扯来她的笔记本,快速的在上面留下自己龙飞凤舞的签名。

签完,季时雨就看着于心纯心满意足的抱着笔记本,屁颠屁颠的跑去晒衣服,不觉哑然失笑,这个小粉丝有点可爱啊......

一集电视剧结束之后,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余光不经意的掠过自己身上穿的风衣,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洗澡了。

想到刚才随着于心纯,飘过来的沐浴露的清香味,她默默的扯起衣角,放在鼻尖嗅了一下,鬼不洗澡会臭掉吗?

第二天于心纯又要去剧组了,照例是那些嘱咐,把小灰关在了阳台上,还有把家里的窗帘什么的,拉得严严实实的。

季时雨刚从卧室里出来,还没来得及和她说上一句话,啪嗒一声,外面的门就关上了。

“鱼唇!走的那么快做什么。”季时雨一边絮絮的念叨着,一边走向电视前的沙发。

昨晚她尝试着闭上眼睛休息,欸,不试不知道,即便没有睡着,身体也就像充了电一样,今天更是神采奕奕。

绕过沙发,视线少了阻挡,她才看见于心纯早就摆好的香烛和刀叉,算她识相,季时雨嘴角蓄上笑意,很是受用。

今天要做些什么呢?她边吃着香烛,边目光打量着屋内,寻找乐趣。

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出一个好的乐子来,又不能出去,季时雨一挑眉,不如趁于心纯不在家,美美的洗个澡好了。

季时雨哼着不着调的曲子,迈着猫步走进浴室,随后,浴室门就被紧紧的关上了,水声哗啦啦的从里面传了出来

等她出来的时候,身上仅裹了一层洁白的浴巾,象牙似的白皙肌肤,光滑的像绸缎,玉颈纤细,锁骨凹凸有致,棕色的小卷发湿嗒嗒的披在肩膀上,发尖还在不停的滴水。周身围绕着雾蒙蒙的水汽,不知道是从那本杂志里走出来的美人儿。

换下来的脏风衣是不能再穿了,她光着脚丫,一蹦一跳的进了卧室,在地板上留下一串串湿脚印。

打开衣柜的门,季时雨毫不客气的在里面翻找衣服,不时地拿出一件对着镜子,在自己身前比对。

这件不行!那件也不好看!......

于心纯的整个衣柜都差不多被她翻了出来,都没找出一件令她满意的。

鱼唇的衣服怎么没一件好看的,季时雨眼里流露出嫌弃的神色,忍不住腹诽道。要是按她生前,这些衣服摆在柜台里,她连看都不会看一眼,而且价格也太低廉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鱼唇要穿这种既便宜,又不好看的衣服,但是她又不能一直裹着浴巾,勉强从里面挑了一件可以看的,穿上。

......

于心纯下了戏,提前回来,一进门就看见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有点透的长衬衫,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品咖啡,身边的电风扇呼啦啦的吹着,吹得她一头秀发肆意纷飞。

于心纯的目光自上而下的扫过,发现季时雨的下半身,似乎只穿着一条内裤,连忙把身后的门关上,瞠目结舌的走了进去,往厕所一瞧,飞溅的泡沫沾的到处都是,脏衣服也乱扔了一地,地面上到处都是水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发生了什么。

季时雨漫不经心的转头来,瞧了她一眼,立马又转了回去,口里道:“你回来了啊。”

于心纯疲倦的叹了一口气,她在外面拍了半天的戏,都快累趴下了,回来还要给自己的偶像善后。

从体内到体外,她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她好累啊,她要休息。

她费了半天的脑子,才想到一个词,这叫“痛并快乐着”,正好形容她现在的状态。别人想给季时雨收拾东西,还没有机会呢。

即使再累,她也要把这烂摊子收拾好了,再去休息。于心纯拖着自己的身体,先把那些脏衣服收起来扔进洗衣机里面,在用拖把把那些泡沫,水渍什么的拖干净。

路过卧室的时候,她看到了床上,被季时雨乱扔一团的干净衣服,简直想死,无奈的瞧了一眼季时雨,没想到季时雨趴在沙发上,也在看自己。

季时雨显然也发现自己造的麻烦有点大,摆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为自己辩解道:“都是衣服先动手的~”

要不是于心纯知道她的底,还真会被她这天真无暇的模样给骗到,但是即使知道她,这是装的,于心纯的心也都要酥了。

季时雨可是于心纯粉了几年的偶像,偶像在对自己可怜兮兮的撒娇。

天哪!天哪!于心纯都快把持不住自己了,看着季时雨原本就柔软的目光,又温了几分。

如果季时雨能一直留在她的身边,她心甘情愿,为季时雨当牛做马。于心纯这样想着,心里突兀涌出一股力量来,推着拖把的手更有劲了。

就在她即将把地板拖干净的时候,一直看着她弯腰拖地的季时雨突然开口道:“鱼唇,你过来一下。”

“怎么了?”于心纯忙的抽不出空来,头也不太的问道:“我在拖地板呢。”

季时雨一改温和的口气,严肃的命令道:“你过来一下。”

于心纯无可奈何,只好放下了拖把,来到她的面前,想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季时雨动了动下巴,示意她坐下,“坐到我的面前。”

于心纯呼了一口气,顺从的坐下,“到底怎么了,我还忙着......”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季时雨猛地欺身而上,直接扑到她的身上来。

于心纯一震,目瞪口呆,被她吓得呼吸都要停滞了,用手肘在沙发上撑着,才勉强坚持不让自己被季时雨扑倒。

季时雨的脸近在咫尺,两人间呼出的鼻息都能敏感的感觉到。

于心纯第一次这么靠近她,眼睑上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心脏在胸膛里扑通扑通的乱跳,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当她以为季时雨要对她做什么的时候,季时雨又不开口说话,只是深深的凝视着她的眼睛......

------分隔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