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文学 >

关于希望的美文摘抄 好爽好硬快点进来_归雁横秋

时间:2020年08月24日    作者:横吹大佬
曹旭之前给两人配了手机,不过这东西他们用不惯,很少带在身上。幸好电池电量充足,充一次电能用好久,这才免去了总是关机的命运。也多亏有了这两只手机,他们能够收到辅导员统一发来的通知消息,不至于错过一些大事。很快到了军训那天,两人按照通知一早换上迷彩服到了操场。才一出现,他们那头拉风的长发不出意外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要不是身高摆在那里,恐怕只看背影都会有人误认为是两个女孩子。听着...

第三章:起点一致

第二天各班级果然下发了领迷彩服以及下周一开始军训的通知。白展二人因为提前领好了衣服,倒是省了些麻烦。

他们两个人并未像大多数学生一样住校,上课也多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因此跟班里的同学并没什么交集。若不是提前领了迷彩服,恐怕班长统一领完之后要找到他们都是个麻烦。

曹旭之前给两人配了手机,不过这东西他们用不惯,很少带在身上。幸好电池电量充足,充一次电能用好久,这才免去了总是关机的命运。也多亏有了这两只手机,他们能够收到辅导员统一发来的通知消息,不至于错过一些大事。

很快到了军训那天,两人按照通知一早换上迷彩服到了操场。才一出现,他们那头拉风的长发不出意外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要不是身高摆在那里,恐怕只看背影都会有人误认为是两个女孩子。

听着周围人的指指点点,白玉堂完全无视,展昭则含笑依旧,对他们来说,那些注目中既然不含恶意,那么尽可以无视掉——不是不知道这样的长发醒目,但对两个从千年前过来的人而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轻易毁弃的道理尚且根植于心中。让他们去剪发,一时半会儿还真接受不能。

按照惯例,军训时最初是以系部为单位集合,等人数齐了之后由总教官和辅导员带领上车前去郊外的军区,而后按照身高差重新整编成若干个连队以便于管理。军训时要求所有人都住在军区的宿舍,这半个月里严禁随意离开,一切比照军队化管理。

对此不仅仅是昭白二人,大部分新生都觉得新奇且陌生。单从这点上而言,他们的起点倒是一致的。

整编连队的时候,白玉堂和展昭没能分在一个连队——两人之间相差了些许身高,虽然不多,然而分连队的时候好巧不巧的从他们那里划开了分界线。于是白玉堂去了十一连,展昭去了十连。

对此两人没什么感觉,他们虽然从到了这里后一直没分开,但彼此并没觉得有什么深厚交情,这一分开,居然还有些轻松的感觉——身边没了那道心知肚明的眼神,完全陌生的环境,那种跃跃欲试的冲动更加鲜明起来——尤其是白玉堂。

军营里天生就有着严肃的氛围,平时在学校里活泼好动的学生们初来乍到,都不由自主的安分了些许。看着这样的环境,白玉堂顿觉骨子里的好战性格蠢蠢欲动——那些士兵让他想起了千年前的江湖人,比起体质极差的普通人,他们的身体素质明显好很多。

尤其是那几个站在正前方台子上,被称作“教官”的人。

从那些人出现,白玉堂的视线就一直不曾离开过那些人身上。他注意到那天他在总务楼遇见的那个中年人也在其中。这些人落脚有力,呼吸均匀绵长,动作利落,显然不是常人可比——就是那些站在门前的、拿着奇怪棍棒做武器且装扮相似的人比起他们也远远不如。

之前和曹旭联系的时候,他与展昭本以为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会功夫的人了,没想到还是有能将身体练到这个地步的存在——虽然这些人的水平在他眼中只能算是一般,但他们的出现是不是预示着,这个世界上依旧有着高手的存在?

这样想着,白玉堂抑制不住兴奋,目光扫过不远处的展昭,对方果然也正一瞬不瞬的看着那些人,估计与他想法相似。

要不要找个时间试探一下呢?

他在台下转着这些念头,台上的人自然全不知晓。此时总教官胡易正做着训前动员,将注意事项一一讲出,而后将寝室分配贴在了旁边的公示板上,命令每个连队派出一名代表上前查询。

琐事处理完,剩下的就是教官的分配了。展昭所在的十连的教官是个高瘦的年轻人,肤色比其他军人稍显白皙,看起来有些书卷气,然而双目有神,目光沉着,看起来并非外表那么斯文。

白玉堂那一连队的则是个有些黑的教官,没有十连的那个个子高,但明显要壮实许多。两人分别作了自我介绍,十连的教官名叫王成,十一连的叫做穆天磊。

其他连队的教官也一一作了自我介绍,而后各自领着自己手下的新兵蛋子们去了相关的宿舍楼。学生们此时还背着各自的生活物品,要先安顿好才能开训。

寝室以及卧具都是军营本身配备的,无所谓环境好坏,能住就是。学生们看着床上一个个叠成豆腐块的被子纷纷惊叹,白玉堂也忍不住挑挑眉:他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将这些东西整理成这副模样,看起来一板一眼,和某人的性格倒是有些相似。

他却不知此时隔壁的展昭望着这样的床铺,也正带些戏谑的想着:

这样板正的摆设,那个向来肆意的耗子能习惯么?

一上午的时间就在这些琐事中过去了。中午吃过饭,下午便正式开始训练。因为军训是男女分开,不同系的连队在不同的区域训练,历史系的男生比例比较小,所以和计算机系的人编排到了一起。

不管什么学校,军训最初自然都是些简单的动作。教官先宣布了下午的任务,做了示范,然后开始训练学生模仿那些动作。学生中有曾经历过军训的,对于这种局面颇为熟练,但大多数并没经历过这样正规的训练,才开始不久便叫苦连天。

白玉堂和展昭对这种局面自然适应良好,他们虽然没经历过类似的训练,不过这点训练强度对于从小习武的他们而言,几乎没什么难度。一下午训练完毕,解散时不少人开始唉声叹气,两人兀自没事人一般,各自将军营里可以去的地方逛了个遍。

……

从白玉堂和展昭的身影分别出现在操场上,胡易就盯上了这两个学生。

因为情况特殊,这次军训的计划是他一手包办的。训练强度较往年增强,要求也比过往严格。学生们每天早晨五点半就得出早操,六点二十吃早饭以及自由活动,七点开始上午的训练;中午十一点半午饭,午休时间是十二点到一点。一点半则开始下午的训练,一直到四点五十为止。

除了白天的训练,晚上还有晚修,后期则穿插着篝火晚会、拉练等活动。时间表比往年排的紧密,这样能让他们更快适应军营的生活方式。而今天下午那场训练便是加了强度的,他就是想看看,这些娇生惯养的孩子们突然经历了如此高强度的训练,能有几个面色不变的。

很明显,他那天看到的那两个少年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当然不指望仅仅一个下午就能看出所有人的身体素质,不过从现在这种情况上来看,这两个孩子已经可以提前打钩了。

按照他们的计划,这次为了做到不动声色,他们打算先用两天的加强训练挑选出身体素质好的人,统统编入一连和二连,然后给这两个连队开小灶,额外加强训练。从这两个少年现在的表现看来,他们已经可以确定会是那两个连队的成员了。

白玉堂和展昭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就算知道,也不会当回事来看。今日的训练让他们回想起最初学武时不断练习基本功的往事,虽然环境大不相同,道理却是一样的。

勾起了回忆,忍不住就有些手痒。白玉堂远远看见展昭的身影,弯腰捻了颗石子在掌中掂了掂,食指一弹,石子精准的打了过去。

听见破空之声,展昭反射性伸手接过来袭之物,转头望去,就见白玉堂对他挑挑眉,伸手指了指一旁无人的方向。

展昭低头轻笑,迈步跟过去,两人一前一后找了个空阔无人之地,各自站定,展昭道:“找我有事?”

“手痒了,比划两下!”白玉堂单刀直入道出自己的目的,看向对方的双眼满是战意。

其实展昭同样有些手痒,之前那些训练让白玉堂激动,他又何尝不是?然而终究有些顾虑,微一思索道:

“这里毕竟不熟悉,咱们动静可不能太大。若惊扰了人——”

白玉堂不耐烦道:“这自不用你说。接招吧!”说着脚下用力,纵身扑了过去。

他们知道动静不能闹大,因此都没用内力,只仗着灵巧的身法与精妙的招式同对方拆解。这样的比试虽不出全力,然而对技巧的把握以及力道的控制要求更高,比之大开大合的战斗并不逊色。

拳对拳脚对脚,小擒拿手对小擒拿手,两人你来我往,以快打快,转眼间便过了数十招。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忙于学习现代的东西,已经很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对战过了,此时打得兴起,都觉心中前所未有的畅快,这些时日里积聚下来的郁结也渐渐消失了,

然而就在他们打的兴起之时,忽然听到旁边有点响动。两人警觉回头,就见旁边的高台旁站了个国字脸的中年人,正满脸兴味的看着他们,细看之下,不是之前的胡易又是谁?

------分隔线----------------------------
返回顶部